你从何处来,要到何处去_(´v`」 ∠)_
© 云鲤鲤鱼
Powered by LOFTER

标记后难题4 下

改了下剧情!!!

老福特日常发癫,能看到这条的都是有缘人www


<<<

第一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上

第四集 下

此刻Bucky终于有了被标记的实感,这种感觉很奇妙,他能如此清晰地感受到门外人的焦急不安,还有一点愤愤然,他知道如果愿意,他还可以跟这个Alpha进行精神连接,体会Alpha更多的想法,也让Alpha读懂他的心思。

但他决不可能这么干,只是谨慎地编织着谎言:“你知道我本来就没有穿衣服——都是因为那个幽灵,就称它幽灵好了——是那个幽灵干的,而Steve刚洗完澡,所以他身上也没多少布料。接着……我们就抱到一起了——这当然也不是我的意志。”

Jack点头,“然后你们就发生关系了?”

“不是,我不在热潮期,”Bucky下意识地答道,但他说了半句突然醒悟过来倒不如直接回答“是”,但话已出口,他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说,“他……花了一点时间做准备。”

“你不在热潮期?”Jack惊讶地皱起眉毛,“他不是标记你了吗?”

高中生物课上学的知识忽地排山倒海般涌入脑中,Bucky也愣住了,是啊,一般来说omega只有在热潮期才会打开生丨殖腔,而标记的条件之一是alpha进入生丨殖腔、并在里面成结射丨精。

……他竟然在不是热潮期的状态下被alpha打开得这样彻底。

“难道也是你被幽灵附身的缘故?”

Bucky仿佛遇到救星一样猛抬起头,会长说的这个假设太合他心意了,他马上表示赞同:“一定是了。”

Jack皱着眉心,严肃而同情地望着他:“那么请继续,他进去的时候你还没有脱离操控对吧,那接下来呢?”

Fuсk!Bucky在心里大吼。“需要这么详细吗?总之就是在某一个时间点,我突然发现自己的手可以动了,然后我的身体终于重新属于我自己。”

“我是站在你这边的,Bucky,可是,”Jack有些为难,“你需要说服力,因为这种事情,幽灵上身什么的,听起来简直不可思议。请说出来,让我帮你,整理出思绪来,以防最后在讨伐Alpha时被反咬一口,你知道先出现在他的房间对你不怎么有利。”

Bucky迟疑地问:“讨伐?”

“对,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另外你吃过避孕药了吗?现在距离昨晚已经十二小时过去了,万一……”Jack没有说下去。

Bucky脑袋嗡的一声,妈的,他差点忘了这个问题,在这个该死的盘问结束之后,他要立刻去买紧急避孕药。

“Bucky?”

“呃?有,我吃了。”Bucky不想再给自己添麻烦,他能想象到omega协会会长将如何耳提面命地监督他验孕。

Jack松了一口气,又问道:“你们有进行第二遍吗?”

Bucky又开始紧张起来,他吞了口唾沫,眼神左躲右闪:“……有,但那时候我还没有脱离控制。我想大概是快结束的时候我才恢复的,但那时我已经累得不行了,不过今天早上我倒是起得比他还要早……”“啊?”Jack疑惑地打断,“你还在他那里过夜了?在你能自由行动之后?”

Damn it,Bucky的冷汗掉下来:“我想我那时候真的,有点……累。”

Jack更疑惑了:“可是无论你多累,面对讨厌的人,怎么可能愿意跟他呆一个晚上,睡在他身边?你后来晕倒了吗?”

正当Bucky不知如何作答,会议室的门“笃笃笃”地响了,Steve在外面说:“会长?请不要为难Bucky,我感到他有点不舒服。”

Jack有点吃惊:“……好,我会注意的。”

Bucky渐渐平静了下来,他意识到那是因为Steve在隔着门散发使他安定的信息素。

Jack沉默了一下,抬眼看了看门口,又看了看被Bucky舔得水滋滋的嘴唇:“我得问问,你和篮球队长的关系到底如何?”

“很糟,糟透了,篮球比赛的事你知道的,他们班跟我们班争夺冠军,我防他的时候不过拐了他胸口几下,说了几句脏话,这在篮球赛里是很常见的,他却一有机会就在我耳边念来念去,像只苍蝇一样。我们班本来是领先的,最后十几秒他进了一个三分球逆转了,投完球竟然还敢对我笑,我就上去揍他了。”

“原来冲突是这么来的,他当时有还手吗?”

“哈,我看到他的手抬起来了,不过没有动,要不被我揍懵了,要不就是还存点良心,他还是个弱鸡的时候我帮他揍跑过几次欺负他的人。”Bucky省略了后来被Steve抓住手反扭制服在地上,裁判也跑过来警告他的事,这有点丢脸。

“你们以前还有交情?”

“那可不是什么交情,我只是看他可怜,我当时一直以为自己会是个Alpha而他是Omega,他像一只小鸡一样瘦小,这样的身材还学人伸张正义,真是蠢到不行。”Bucky像是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不过那是七八年前的事了,后来我搬走了,没想到在大学会再碰到他,而他像打了气的轮胎一样膨胀起来,变成了一个傻大个。”

Jack沉吟了下:“Bucky,你觉得他如何看待你?”

这个问题突如其来,Bucky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哈?”

Jack很快给出了解答:“我觉得,他可能喜欢你。”

Bucky霎时间睁大眼睛,笑意僵在脸上,仿佛一个重锤穿心而过。

“那你呢,你有没有一点喜欢他?”

Bucky明白会长的意思了,后者大概还是从他的连篇谎话中找出了端倪,而在此之前,他的确仍然在被昨晚的意乱情迷所扰乱,那个标记了他的人就在门外,离他这么近,发出的信息素让他的脑袋像被塞进了一团棉花。omega对标记了自己的alpha有天生的臣服欲,即使他用再多的理智告诉自己应该怎么做,但有些潜意识里的东西却由不得他控制。其实从一开始,他身体里亿万个染上了alpha气味的细胞就站在了alpha的那一边,他因而受到了蛊惑,觉得门外那人的味道真是该死的好闻,他好想过去蹭一蹭。

可是现在,他幡然惊醒了,他能允许自己败在omega的本能底下一次,但不允许自己再败一次,他明白自己的内心深处之所以涌动着想与门外的alpha亲近的浪潮,是因为他被标记了,仅此而已,如果没有昨晚,他根本不可能对Steve有一丝一毫的动心。

而他方才、乃至现在仍对站在门外的人有一丝依恋,也全然因为自己身体里流淌着对方的信息素——他竟然差点被自己一直努力对抗的本能操控。

他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他知道门外的人能听见:“我一点都不喜欢他。”

话音甫落,Bucky便感觉身上传来了细细密密的痛感,他不能具体指出到底是哪里在痛,如果偏要说的话,像是全身每一个角落都在发痛。他刹那间以为自己真的对Steve多少有些好感,才会在说出这番话后横遭此罪,但他俄而意识到这种感觉最初并不是来源于他自己,而是源自于门外的人。

多年前的场景突然不合时宜地浮现在脑海里,当时那个仍是整条街上最瘦弱的男孩刚被人狠狠地摔到树干上去,又重重地坠在地上,Bucky看着他咬紧牙关、想用流着血的膝盖和肘弯支撑自己站起来的模样,赶在那几个动手的男孩抬脚将金发小个子钉在地上之前,把他们一脚一个踢飞。Bucky对着那些落荒而逃的人影大骂了几句,才转身向浑身脏兮兮的男孩神气地伸出右手:“是不是很痛?你以后勤快点跟着我,就不用再这样痛了。”

他怎么能料想到,在他们长大成人后,却是他自己给了他当初保护的那个小男孩痛苦。

但错不在他,没有任何一个条例规定自己喜欢的人必须喜欢自己。

出神的当口,这种痛感稍纵即逝,在某个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Bucky知道人难以拥有这样精准控制情绪的能力,更大的可能是alpha将自己的情感隐藏起来了,连着他一直释放着的安抚性信息素一起。

Bucky因此又有些焦躁起来,但他知道依赖alpha的信息素好比嗑药,便漠然无视了在自己身体里乱撞的omega的渴求。他再一次开口,将声音压得平静无澜:“我想清楚了,这件事应该我负全责,是我自己先出现在他房间里。等下我就去预约去除标记手术,其他一切就此划上句号,没必要节外生枝。”

Jack了然地点了点头,表示尊重他的决定,“omega协会愿意为你的手术提供任何帮助。”

Bucky牵起嘴角笑了笑,象征性地问了门外的人一句:“没有问题吧?”

门外死水一般宁静,许久才有一把声音回答:“没有问题。”


TBC

评论(20)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