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发渐渐消失_(´v`」 ∠)_
© 云鲤鲤鱼
Powered by LOFTER

去他妈的负责4

一个史蒂夫误会巴基是女生的傻逼故事

千万小心【

    

当天夜里,巴基怎么也睡不着觉,他知道睡在自己斜对面的人同样辗转反侧,为了不被觉察出端倪,让人以为自己有多在意这事儿,他挺直身子一动不动,做出一副安然熟睡的模样来。

心烦意乱间,斜对面的床上再度传来声响,像小虫子啮着耳朵,巴基无端火起,眼睛在黑暗中瞪得老大,双手将薄被揪成一团。正恼着,耳边那窸窸窣窣的碎响却越发没完没了的,啮人的小虫子朝耳洞里爬得越来越深,待巴基突地想通透斜对面那人是在干什么才会发出这种绵延不绝的声音时,他的脚趾头已经先一步蜷了起来,浑身冒出鸡皮疙瘩。

操!干吗呢,干吗呢!

仿佛是要验算他脑中得出的答案似的,低低的喘气声虽然仍若有似无,但频率却高了起来,一下一下地撞着巴基的耳膜。他愤怒地抬手捂住耳朵,可那喘息像长了腿似的,不从耳朵进,就由他的皮肤钻入,怎么着他都觉得自己能听到声儿,越捂越教他火冒三丈。

他已经千辛万苦装睡了,凭什么还要他捂耳朵,他现在就去把人扔出去。

想罢,巴基便翻身下床,拖鞋也懒得穿了,光着脚丫便大步踏到史蒂夫床前,死神一般立在床边,他已经能想象史蒂夫发现他后会如何发出惊恐的大叫,他又如何毫不留情地冷笑着将人丢出宿舍。

然而这一声预料中的大叫久久不来。

半埋在被底下的后脑勺一点要探出被面的意思都没有,余光里被子中央的位置快速而轻微地耸动着,巴基死死忍着不去看,但脸颊硬生生尴尬得燃起炭火,因为他靠得近,隔着被子的那些声音不再若隐若现,而是清晰万分地传入耳中。这种声音他可熟了,正是他偶尔偷偷摸摸看的那些影片里头,被淫丨荡呻丨吟掩在底下的那些低喘。

好巧不巧,上周巴基才刚与洛基聊过这些声音,洛基对他的想法不以为然:“我喜欢闭着嘴猛干的,top叫什么叫,太吵了。”

巴基当时答道:“我指的不是叫出声那种,是说单纯喘着粗气,你不觉得很性感?”

洛基咯咯笑:“那就祝你早点被人喘着粗气干咯。”

操,此时耳边就是这种喘气声。

巴基莫名其妙就气得要命,伸手就要往那后脑勺下方——约莫是后颈的部位掐,可就在这时,那喘息蓦地掺了些字音,本来巴基没听清的,几秒钟后,被子底下的人喃喃又重复了遍,这下他听得一清二楚了——

“巴基……”

一声接一声,喊了七八声还没停下来,巴基又羞又怒,不再犹豫,掀开碍事的被子猛地将手卡在对方衣领上,劈头盖脸就是一句,“你他妈在干吗?!”

手底下的人狠狠吃了一惊,借着微弱的走廊灯光能看到那双蓝眼睛一下子睁大了,但却没有如巴基所愿地惊叫出声,只是呆呆地念出他的名字:“巴,巴基?”

“别叫我的名字了!”巴基低吼,他想到半分钟前自己的名字才被如何饱含情丨欲地念出,有种自身被这样缱绻触碰的错觉,手上力气不禁随着火气更大了点,“你不是知道我不是女的了吗,你他妈还发什么神经?!”

史蒂夫摇摇头,张嘴又是:“巴基……”

“还叫!”巴基怒不可遏,“你是不是要我脱了裤子给你看我没有帮你生孩子的地方,你才信我不是女的?”

“不是,巴基……”

“说了不准叫我的名字!你听不懂人话?”

史蒂夫愣了愣,“好……巴恩斯,对不起,我没想到会吵醒你。”

巴基恶声恶气道:“就这个,没别的了?”

“有,”史蒂夫垂着眼睫,满腔愧疚之意,“我不应该不经你的允许就……幻想那些事情,我一开始试图控制住,但忍了好久还是没有忍住。请原谅我,我下次一定会控制自己不再这么做了。”

“哈!”巴基咬牙切齿,“幻想,我知道你在幻想什么,你满脑子都是女人,你想的是我没有那根的样子吧?我操你,史蒂夫·罗杰斯,你敢再想一次,我就让你真的没有那根。”

被重重威胁的人抬起眼,因着灯光幽暗,只能看见眼睛亮亮的,虽然让人看不清脸上表情,但眼神怎么着都不像是惧怕的样子。巴基还要说些什么,忽然一只手探了过来,指腹碰上了他因为弯腰的姿势而垂在脸颊两侧的柔软发丝。

到了嘴边的话如同被刺破的气球里的空气,巴基一下子忘了自己想说什么,只得咬紧下唇听对方认真地开口解释:“我没见过你那儿的样子,所以想象不出来,我就幻想从后面……就解决了这个问题了。我绝对没有特意去想象你的下丨身,我保证,巴基。”

“……”

“巴基?”

巴基把左手举了起来。


TBC

评论(34)
热度(421)
  1. 大粽子云鲤鲤鱼 转载了此文字
  2. 撒尿柔丸云鲤鲤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