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从何处来,要到何处去_(´v`」 ∠)_
© 云鲤鲤鱼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约会之夜2

酸爽又狗血的后续!

指的是史蒂乎和女友的约会之夜,吧唧独自在家里,有白慰情节,注意避雷


1

2

巴基以为史蒂夫今晚不会回来了——至少在简讯里对方是这么说的——但当他赤身裸丨体地在史蒂夫的被窝里操自己的屁丨股操得大腿抽搐时,他倒宁愿史蒂夫不要回来。

门铃响起时巴基的脑袋有几秒钟的空白,史蒂夫的声音从门板的另一边传来:“巴基,来帮我开开门,我手里提满了东西。”

“操……”巴基手忙脚乱地从史蒂夫的床上弹起,太多事情要做,反而让人不知从何做起。他像陀螺一样在原地转了几个圈,然后从地上捡起衣物胡乱套上,结果叠史蒂夫的被子时,一条内裤从里面掉了出来——他竟然忘了这个。

但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尽管他大吼着“我马上就来”,但重物被放下以及钥匙之间相互碰撞的清脆声音跃进耳朵,他用力地将手上的烫手山芋塞到自己枕头底下,接着抄起床头柜上的半杯牛奶泼到史蒂夫的床铺。

“巴基,你在干什么?”

没有了门板的阻隔,好友的声音变得十分清晰,巴基深呼吸一口气,然后若无其事地转过身去,一脸无辜地耷下肩膀:“我不是故意的,史蒂夫……我不小心把牛奶倒洒在你床上了,还没来得及帮你换床单。”

“别扯谎了,小骗子,”史蒂夫将满手的东西放在餐桌上,朝巴基走了过来,“你怎么这么喜欢在我床上吃东西?”

当史蒂夫靠近自己时,巴基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别开眼睛不敢看眼前的人。他刚刚才幻想着这个人如何操自己,呼吸尚未调匀,如果此刻剥下他的裤子,能发现他的大腿仍在细颤,臀丨瓣中间那处一张一合。或许是时间太紧,又或许是它们感知到自己渴望的人近在咫尺。

但史蒂夫显然毫无觉察,径直经过了他,弯身将弄脏的床单掀了起来,“我来弄吧,去吃披萨,不然等会儿冷了。”

巴基失望透顶,正想往餐桌走去,突然听见史蒂夫问道:“巴基,这些是什么,你偷偷买了酸奶吗?”

巴基的心脏霎时漏跳了一拍,他惊慌失措地回过头去,正好看见史蒂夫想伸手揩一点床单上比液体要粘稠的东西。他不假思索地猛扑过去,想要拍开史蒂夫的手,结果因为用力太猛,将自己整个人狠狠摔进了床垫,而毫无防备的史蒂夫被他的手带了一下,也朝同样的位置倒了下来。

史蒂夫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待他看到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巴基时,张了张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他不知道巴基为何脸红得那么厉害,身体也抖得那么厉害,他猜想好友可能被自己弄疼了,但巴基的样子却全然不像是在痛,他的睫毛低垂着,下唇一下子被咬得很紧,一下又被松开,然后史蒂夫看到他分开的唇瓣中探出了舌尖,快速地舔了舔嘴角。

他……更像是在害羞。

史蒂夫莫名地也感到不好意思,迅速地撑起身子离开床铺,他想伸手把好友拉起来,但巴基垂着眸并不看他,自己支着手肘坐了起来:“床单是我弄脏的,我来换,你去开啤酒。”

“巴基,你……”

“对了,”巴基突然抬起头来,满脸促狭的笑意,“你今晚不是不回来吗,技术太糟糕被人家赶出家门了?”

史蒂夫放下心来,他方才感到巴基浑身弥漫着低落,大概是看错了,“不是,巴基,你没有看到我发给你的简讯吗?我还是觉得太快了,我没办法在第一次约会就和人发生关系,而且你知道的,我和她还没有确定正式交往……”

“所以你去到她家又跑出来了?(“是的……”)老天,她一定恨死你了,”巴基长吁短叹,“难怪你郁闷得要买啤酒回来喝,没关系,还有很多很好的女孩儿,我明天就介绍给你。”

史蒂夫哭笑不得地摇头,刚把一罐拉开了易拉环的啤酒递给巴基,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低头看了几眼,而后惊喜地抬头,将手机挪到巴基面前。

那是一条简讯,「如果你再不哄我,我就不原谅你了。」

巴基微笑着读完,冲好友眨了眨眼,“我教你怎么让她不仅原谅你,还更喜欢你。”



TBC

评论(32)
热度(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