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从何处来,要到何处去_(´v`」 ∠)_
© 云鲤鲤鱼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魔发奇缘

队长生日活动,现在才来搞【殴


<<<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英明神武的国王,他与他的王后非常恩爱。在他们结婚不久后,王后怀孕了,顿时举国欢庆,每一位子民都在期待小王子或者小公主的降生。但是好景不长,王后染上了重病,只有魔花才能治好她的病,于是,国王派人从女巫那儿拿走了魔花。

喝下用魔花熬制的药汤后,王后果然痊愈了,不久后,她肚子里的宝宝平安出生了,是一位小王子,因为当时正是寒冬腊月,所以取名冬日王子。

得知此事的女巫非常生气,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偷偷溜到小王子的房间,想要剪掉小王子的头发,因为魔花的魔力已经全部转移到小王子的头发上了。但是她一刀下去,发现剪下来的头发再无生机,原来只有当它们还属于小王子的一部分时,才能发挥魔力。女巫当机立断,抱起小王子,把他偷出王宫,带到了一个与世隔绝的高塔。

-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小王子渐渐长大了,女巫告诉他,自己是他的妈妈,他的名字叫阿冬。阿冬的头发很长很长,女巫每天来到高塔底下时,都会让阿冬把长长的头发放下来,顺着阿冬的头发爬上高塔,然后叫阿冬给她唱能令人永葆青春美丽的魔发之歌。

唱着唱着,阿冬十八岁了,他的第二性别在生日这天分化,成了一个欧米伽。把妈妈拉上高塔后,阿冬提着湿漉漉的裙子,老老实实地对妈妈说道:“妈妈,我觉得有点不妥。”

女巫吓了一跳,连忙拿出抑制热潮的小花让阿冬吃下去,并告诉阿冬,只要觉得不对劲,就去吃这种白色的小花,吃完身体就舒服了。

第二天,女巫又来到了高塔,她询问阿冬:“昨晚过得怎么样?”

阿冬说:“不错。”

“你有吃小白花吗?”

“有。”

“很好,只要你不舒服,就去吃它。”

“可是妈妈,我已经吃完了。”

“哈?”

“昨晚半夜起来,我觉得有点饿,就用沙拉酱把它们拌着吃完了。”

“你这个……!”

阿冬用疑问的眼神看着妈妈。

女巫气急败坏地跺脚:“我要去给你搞一些小白花来,但那个地方有点远,来回要花上三天。”

阿冬:“好的妈妈,谢谢妈妈,挺好吃的。”

“住嘴,要不是你……三天,回来的时候我的脸就……”

“就变成红色骷髅了妈妈,到时候我唱歌把你变回来妈妈,不要担心妈妈。”

“闭嘴啊!”

-

用长长的头发把妈妈送到地面后,阿冬的小鸟朋友拍拍翅膀出现在他眼前,一如既往地口衔梳子帮他梳理长长的头发。阿冬百无聊赖地坐在窗台边发呆,他其实很想趁着妈妈不在,离开这座呆了十八年的高塔,用脚踩一踩高塔之外绿茵茵的草坪,踏一踏清澈见底的小河。但是妈妈告诉他,外面的世界非常危险,不仅有人要割掉他神奇的头发,还要连着他的头也割下来。

阿冬想着想着,探头问在外面忙活的小鸟:“朋友,你什么时候才能帮我把猎枪和炮弹搞到手?你知道外面的世界很危险,出去探险需要一些保障。”

小鸟:“我已经搞到手了,但它们太沉,我拿不动,就拜托了一个人类帮我送过来,他应该快到了。”它飞到阿冬跟前道别,“头梳完了,我还有别的事要干,就不和你一起等了。”

“好的,再见。”阿冬挥挥手,专心致志地在窗边等了起来。

他等啊等,等啊等,等到烈日高悬,又等到日薄西山,可他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等到。星星从天边跑出来了,阿冬打了个哈欠,正想回床睡觉,突然脑袋一沉——有人抓住了他垂到地面的发尾。

阿冬顿时精神焕发,他跑回窗边,快速地把自己长长的头发往回拉,当那个人影近了的时候,阿冬一个用力,将人猛地拽了进来。

像是一块大石头砸到了自己身上,阿冬努力地睁大眼睛试图看清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暗号是什么?”

“暗、暗号?”

“答对了。”阿冬放心地用手戳了下近在咫尺的躯体,“啊,你是……男人吗?”

有一头金色短发的男人手忙脚乱地从阿冬身上爬起来:“刚刚、刚刚那些是你的头发?天色太暗了,我还以为是绳子,抱歉……疼吗?”

阿冬跟着坐起身,奇怪道:“不疼,那是魔发。”他左右打量着男人,“你,枪呢,炮呢?”

“枪炮?我不用枪,也不用炮。”

阿冬惊讶地提高了音量:“你没有枪,也没有炮?那你有什么?”

“我原本有一块盾牌,但是在逃避追兵的时候它被河水冲走了。我顺着河流一路寻找,找到了这里,我看天黑了,这里又有一座高塔,便先上来了,打算明天再继续。”

“哦……”阿冬的眼睛半阖,似乎兴致缺缺,“果然不应该托鸟办事,一点儿也不靠谱。”

“你在说什么呢?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叫做史蒂夫,你呢?”

“你好,史蒂夫,保险起见,我先给你唱唱魔发之歌吧。”

史蒂夫一头雾水:“魔发之歌?”

阿冬吸了吸鼻子,朝史蒂夫凑近了点,“是的,我不太喜欢骷髅头,你的脸太完美了,肯定更容易掉皮吧,唱一唱我比较安心。”

“骷髅头?掉皮?”

“唔,”阿冬张张嘴,正要开口唱歌,却又兀地停了下来,“我刚刚就想问,你是不是带了个香袋在身上啊?”

“没有啊,我只闻到了你信息素的味道,香香的……”史蒂夫说着,突地捂住鼻子,往后退了好几步,“你的味道怎么突然变得……”

阿冬无意识地往史蒂夫的方向晃悠悠地靠去:“对了,你有没有小白花啊,一种很好吃的小花,吃完可以让屁股不湿的。”

“不,不,天呐,你、你在热潮期吗!”

“热潮期?”阿冬懵懵懂懂的,“那是什么啊?”

史蒂夫捂着口鼻,模模糊糊地说了一通话,然后在阿冬百思不得其解的眼神中挽起他躺在地上的一小束头发,“你需要把我送回地面,立刻,马上!”


TBC

评论(69)
热度(476)
  1. 青铜门门卫瓶子大爷♚云鲤鲤鱼 转载了此文字
    马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