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从何处来,要到何处去_(´v`」 ∠)_
© 云鲤鲤鱼
Powered by LOFTER

场面一度十分搞笑Ⅴ

日常琐事


<<<

同学聚会,恩师竟然也到场了。

恩师:这个是鲤鱼吧,我记得你,印象很深。

我:荣幸荣幸,太客气了太客气了。

恩师:你就是那个带被子来上课,还有在我课上中毒呕吐的。

我:哦您记错了,那不是我。

恩师当即回望起往昔峥嵘岁月。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十几岁大的我意志不坚定,仿佛一个冰窟的教室非常影响在下冲刺清华北大。通过观察,我发现同学们都喜欢抱一个暖水袋在怀里,但是暖水袋的水容易冷,热水处又经常人满为患,聪明的我灵机一动,从家里带来了一条毛巾被,让自己温暖地学习。

拥着被子的我果然感到了暖和,在这种温暖之下,我睡着了。

就在这时,恩师来了。

据称,他在我身边站了一会儿,然后敲了敲我的桌面,我并没有醒,他便从我怀里抽走了被子,我还是没有醒。

他抱着被子又站了一会儿,手一扬,把被子抖开,盖到了我身上。

我是被笑声吵醒的,醒来时恩师已经走动教室后面了,我看看周围,感觉到肩膀上的重量,诚挚地谢谢同桌帮我盖被子。

毕业的时候大家取自己被没收的课外书小灵通MP3,我取回的是自己的被子。

 

再有另一件事。

是这样的,我那会儿很喜欢喝芝麻糊,然后周末不回家勤奋学习么,喝完了没空买,就托妈妈帮忙买。妈妈很贼,在里面混了很多我讨厌的但是似乎对脑子有好处的东西,什么核桃之类的,我一点防备都没有。

上课之前,我照例冲了一杯,老师在讲课,我悠然自得地把它吹凉,举到嘴边,大喝一口。

妈的,太难喝了,我的喉咙就很抗拒,但我知道人长大了要学会忍耐,就拼命忍,拼命忍,紧紧抿着唇,但是,怎么说呢,我能感觉到这个黑黑的汁顽强地试图从我的牙缝中涌处去,涌出去。

这个恩师呢,他一早就注意到了,他就走过来,关心地问我:鲤鱼同学,你中毒了吗?

这个故事我没啥好说的,就告诉我们一个道理,这人紧张的时候不能泄气,一泄气,嘴里的东西就会跑出来。

 

丫拥有一个很迷的属性,路痴。

她不是那种“你在哪儿?”“我在路上。”“你前面是啥?”“路。”“后面呢?”“也是路。”“还有呢?”“树。”类型的路痴,她会条理清晰地形容她所在的方位,不过全部是错的。

一天,我们去购物广场,我把车停在地下停车场,取车之前我让她在原地等我把车开来,结果车开来后,人就不见了。

我就WeChat问她:在哪?

丫:你说在原地嘛,我在原地啊。

我:你走开过对吗?

丫:你怎么知道的,但我走回原地了。

我:好的宝贝。

 

一天,我们在一个距离丫的家十分钟车程的购物广场逛街,回家的时候,丫坚持不开导航。

当车走在一条直路上时,丫:对,对,没错,我认得路,这里直走。

当车迎来分岔路,丫:左转可以,右转也可以。

当车走在马路的中间车道,丫:等下左转,去左边车道吧。

快要左转时,丫:等等!我发现应该右转!快去最右车道!

我:宝贝你能开个导航吗,求你了宝贝。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评论(34)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