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从何处来,要到何处去_(´v`」 ∠)_
© 云鲤鲤鱼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魔发奇缘5

ABO,成人童话


<<<

1   2   3   4

5

女巫在半空中悬挂了起码三十分钟,因为她分明听到,在自己怒吼了那一声后,高塔顶上忽地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哭叫声,一开始是“停下来”“妈妈来了”“不要了”之类的,后面就只剩单纯的尖叫。其实她应该下去的,但那就是认输。她甚至觉得自己在空中轻微晃动,但她宁愿相信是自己手软,也不愿相信那是她乖巧的儿子本身在动来动去。

她拒绝想象那个画面,她感到胃不舒服。

等上头的动静渐渐消停之后,女巫发现自己的手已经麻得动弹不得,而她的儿子终于关心地冲她低呼:“你没事吧妈妈,我马上拉你上来妈妈。”

接着她被拉了上去,看见了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的阿冬。阿冬身上的那条裙子她认得,和白天穿的不是同一条,但也同样是她大发慈悲为阿冬买下的为数不多的漂亮裙子之一,平时从来没见阿冬穿过。而现在,那条裙子领口上的交叉装饰带断了一边,带蕾丝边的泡泡袖根本没有套住他的肩膀,腰间的蝴蝶结也被扯开,半死不活地耷拉着,好比女巫的心情。

她的目光往旁边挪了挪,哦,确实是强壮英俊的阿尔法,同时也很——眼熟。

女巫眯起眼睛:“阿冬。”

阿冬正不舒服地夹着腿,刚刚阿尔法射丨进去的东西此刻正缓缓往外流,突然被点名,他立马立正:“我在,怎么了妈妈。”

“你明知道我来了还敢把我晾在外面,你不打算解释一下?”

阿冬想了想:“因为他在干我,妈妈,我不想让你看见。”

女巫的嘴角止不住地抽动起来,她把小镜子掏了出来,用自己的美貌平复心情,使得自己保持优雅:“我还以为是什么样的阿尔法,原来我早就见过了,是在哪儿呢?噢,是在墙上,树干上,不过把胡子刮掉会更符合通缉令上的画像。”当然了,女巫并不只从通缉令上见过史蒂夫,她还是造成他被通缉的罪魁祸首呢。她微笑着背过手去,一只蝙蝠悄无声息地从她的黑袍里钻出,然后鬼魅一般消失在黑夜里,它将把消息带给那些恶徒,他们很快就会埋伏在那几条必经之路,等着把女巫最大的敌人消灭,用鲜血淋漓的头颅换取丰厚的报酬。

阿冬听到女巫的话似乎并不意外,纯真地歪过头,伸手摸阿尔法下巴上的胡子:“你把胡子刮掉之后长什么样,比现在还要好看吗?”

“住嘴!”女巫终于忍不住大吼,“你知不知道自己身边站着的是个危险的逃犯?”

阿冬点头:“这太酷了。”

“这根本不是酷!当你被他伤害得体无完肤的时候,你就会后悔得无可救药,想念妈妈温暖的怀抱了,你早上才答应过妈妈永远不离开高塔,你实在太令妈妈伤心了!”

阿冬的嘴角一点点往下撇,在女巫大叫完后,他用眼角悄悄瞧着阿尔法:“我不离开高塔,因为他不答应带我走。”

在窗外偷听的小鸟无力地用一边翅膀捂住眼睛,这合适吗?对女巫抱怨这个合适吗?

史蒂夫当然能猜到欧米伽的小心思,他顺着阿冬撒娇似的指控往下说:“我不走,我留下来。”说话的时候,他看向了女巫。

史蒂夫显然也认出了女巫,先前听阿冬提到骷髅头时,他便怀疑过阿冬的妈妈是那个作恶多端的红骷髅女巫,但是阿冬这样可爱动人,他不认为红骷髅能生下这样的宝宝。

而当女巫出现在他面前,他得出了肯定的结论,并且开始怀疑——阿冬并不是女巫所生,而是十八年前被偷走的,国王与王后的孩子,因为阿冬这一头有魔力的头发,很可能是当年王后吃下魔花所致。

天呐,这么说,他诱丨奸的是这个王国的王子,即使没有红骷髅设计他走上逃亡之路,他也要被通缉了。

但那是以后的事了,当务之急,是消灭红骷髅女巫。

-

阿冬快乐地坐在窗边,蝉鸣乘着晚风绕着弯儿飘进高塔,夜晚的森林越发显得温柔恬静。他觉得心脏部位轻轻的又满满的,像天上的云,虽然看上去一大团一大团的,但是一点都不沉,比棉花糖还要轻。星星在眨眼,萤火虫在飞舞,妈妈在为他梳头,还有,还有,亲密地要了他好多遍的阿尔法在厨房准备晚餐。

他情不自禁地唱起歌儿来:“魔发魔发,你神奇又美丽,请施展魔法,夜夜夜夜都如今夜……”

“停停停,”女巫打了个冷战,嫌恶地打断,“不会的,我亲爱的小家伙,这是史蒂夫·罗杰斯最后一次出现在这里。”

阿冬连连摇头:“怎么会呢妈妈,他已经答应留下来了。”

女巫露出同情的笑容:“小家伙,你知道他为什么会留下来吗?”

阿冬羞赧地低下头:“为了我,妈妈。”

“不,他是为了杀掉我,孩子,那么你就再也没有人保护,他可以轻松地把你这头世界上最珍贵的长发拿去卖掉,再像扔掉一块垃圾那样扔掉你。”

阿冬倏地抬起头,眼睛睁得大大的:“不会的妈妈,我觉得他……”

“觉得他什么?”

阿冬的声音细如蚊呐:“我觉得他……喜欢我。”

女巫哈哈大笑:“噢,我招人疼的孩子,我天真愚蠢的小家伙,如果他是因为喜欢你而留下来,那他之前为什么坚持离开?你可以问他,他是为了你留下来,还是为了杀死我?”

阿冬攥紧了拳头:“不是的妈妈,他……”

“而且你以为什么是喜欢?他亲亲你抱抱你就是喜欢吗,不是,那一切都只因为你是个甜蜜的欧米伽,换做任何一个没被标记过的热潮中的欧米伽,阿尔法都是没办法拒绝的。”

阿冬再也听不下去了,他的心跳随着女巫的话越来越快,越来越慌乱,他提起裙子飞快地跑到厨房,气息还没调整平稳,便大声叫道:“史蒂夫!”

正在用勺子搅拌汤水的阿尔法转过身来,见到阿冬的模样,失笑道:“怎么了,饿得急了吗,很快就好了。”

阿冬的手紧紧扒在门框上:“你是为了杀掉我妈妈才留下来吗?”

阿尔法沉默了。

阿冬的牙齿一下子咬破了下嘴唇,他瞪着发酸发胀的眼,口腔排山倒海地泛苦泛咸:“是吗?”

阿尔法最终点头:“……是的,但她不是你的妈妈,你是这个王国的……”

细小的血珠从阿冬咬破的唇瓣坠落:“我再也,再也不要见到你,滚出去。”


TBC

评论(32)
热度(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