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发渐渐消失_(´v`」 ∠)_
© 云鲤鲤鱼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水之灵——A洞

前几天开的人X水鬼的脑洞,pwp的开头(。)


<<<

金发的青年拨开半人高的狗尾草,带着粘上苍耳的裤脚,轻声慢步地朝荒郊深处走着,渐渐地,狗尾草变成了比他还高的不知名的野草,气味凛冽而刺鼻,茎上长着密密麻麻的小刺,把不知好歹的闯入者的皮肤割出血痕。

史蒂夫小时候曾听妈妈说过,被植物严实保护着的地方,都一定住着精灵,它们不想被打扰,才设出重重屏障。这种奇妙的传说能让小孩子着迷,但若长大了还深信不疑,那便会招来耻笑。

但史蒂夫知道这个传说是真的,因为他亲眼见证了,每一天。

纵然入侵者把自己的动静控制到最小,但今日一如往常,当史蒂夫来到树丛的尽头时,依然只有池塘中央的一串泡泡,以及一圈又一圈不断扩大的波纹留给他。

池塘的更深处长着连片的宽大荷叶,深深浅浅的绿与碧色池水相接,整个池塘静谧得仿佛只归一尾小鱼享用,但史蒂夫知道他要找的精灵躲在其间,它就是他要找的那尾小鱼。

史蒂夫在池边坐下,如过去的每一天那般对池塘深处说道:“能让我再见见你吗,你既然肯救我,为什么不肯见我?”

回应他的只有荷叶之间冒出的一串泡泡。

 

第一次误打误撞地闯进这里时,史蒂夫的小精灵没能像现在这样躲得那么娴熟那么快,史蒂夫也并不知道那是一只精灵。茂密的树冠随着树干斜斜掩着一半池塘,从绿叶缝隙穿过的阳光像碎银一样洒在水面,水中的精灵赤着身体,皮肤白得晶莹透明,宛如由水而成,正与停在尖角小荷上的蜻蜓嬉戏。史蒂夫有些讶异竟有人在这儿游泳,便问了一句,不料水中的人倏地转过身,漂亮的绿色眼眸惊慌地瞪大,而后猛地沉入水中,扬起一朵水花。

岸上的史蒂夫同样吓了一跳,他没想到水里的人胆子这么小,但无论如何都是他唐突在先,他该好好道歉。可是等来等去,那朵小水花坠入池中后,水面便悄无声息了,史蒂夫心急地喊了几声,得不到回应,赶忙拿下挂在背上的画板,纵身跃入池中。

甫一入水,史蒂夫便打了个寒颤,这个池塘的水寒冷刺骨,一丝一毫也不像盛夏艳阳下的池塘,本能呼唤他回到岸上,但他咬紧牙关,双手划水,往更深更远处潜去。果然,很快他便在水底看到了个模模糊糊的人影,但是一动不动的,似乎已经溺水了。史蒂夫加快速度游去,伸出强壮的手臂想要将人捞起,就在此时,那个身影突地翻转,迅雷不及掩耳地一把抓住他的脚踝,狠狠把他往池底拽去。

史蒂夫意识到不妙,马上用力挣扎,但是抓在他脚上的力度大得不像常人,而更像是某种怪物,逐渐地,他肺里的空气越来越少,全身的气力随着身体的热量被冰冷的池水抽离,他的眼皮越来越沉,终于坚持不住地呛入了一口池水。

他彻底没了力气,任由池水争先恐后地从他的口鼻灌入,然后他看到一个人影从池塘更深处的另一边如箭般游了过来。

施加在他脚踝上的力道没有了,那个人影与将他拉入池底的东西扭成一团,他们似乎是在互相凶狠地抓挠撕咬,血色顺着水流开始蔓延,落败者像一块烂肉沉入水底。史蒂夫被揪住手臂往岸边扯的时候,他已经快要晕过去了,但他强撑着睁着眼。他看到救他的人有着一双仿佛能融于水流之中的碧色眼睛,沾在尖利虎牙上的黑红血液从红唇中漾出,最终消散在水里。

史蒂夫知道这不是人类,大概是一只……美丽而危险,却又善良而胆小的精灵。

 

他想再见那只精灵一面,但精灵从那天起便犹如惊弓之鸟,史蒂夫再也没能看见它,只能从一串串稍纵即逝的泡泡寻得它的痕迹。

史蒂夫便想了一个小计谋。

他没有猜错,在他故意的失足落水几分钟后,一个身影从池塘深处急急忙忙游来,史蒂夫对上了那双令他魂牵梦萦的眼睛,死死拽住了赶来救他的精灵的手腕。

料不到人类如此狡猾的精灵生气了,史蒂夫能隐约看到它的嘴角撇成了一个很不开心的弧度,眉毛也可爱地皱起,但善良的精灵到底担心脆弱的人类出意外,它把他带到了水面,史蒂夫便终于再一次得以看清楚精灵的脸。

史蒂夫仍然牢牢不松手,他对着气呼呼的精灵说道:“你是精灵吗?”

精灵正试图掰开抓住自己的手,可它的指甲又尖又利,那会把人类抓伤。史蒂夫着迷地看着一脸着急的精灵,抬起手来,轻轻抚摸精灵冰冷柔软的脸颊:“我喜欢你,你愿意每日与我见面,做我的恋人吗?”

那天晚上,回家的时候,史蒂夫抚摸着手腕上的几道深深的血痕低笑,精灵惊惶失措的眼神让他想起了受惊的小动物,它挣脱后逃也似的沉入水底,但在自己上岸后又悄悄地浮出水面,藏在荷叶后面偷偷地看着自己。

史蒂夫一开始装作没发现,但后面忍不住地望过去后,发现精灵在盯着自己受伤的手腕看,脸上的表情悲伤得要哭出来一样。可撞上自己的目光后,它唰地缩回水底,一直到他离开都没有浮上来。

 

那天开始,史蒂夫便每天坐在池塘边的卵石上画画,一边对精灵绵绵不断地说着炽热爱语。他念情诗,唱情歌,讲的情话一天比一天露骨,他知道精灵就躲在那片荷叶之间,他有足够足够的耐心,他知道他的小精灵对直白的示爱无力招架。

不过他不知道,荷叶底下的精灵——其实并不是精灵,只是史蒂夫这么以为而已——都要羞哭了,它的青蛙朋友们正用人类听不到的声音跟着一唱一和。

“瞧瞧那个人类,正在对你说下流话呢。”

“前几天还在夸你的嘴唇像最美的花瓣,让他想好好呵护,今天就说想含住它吮吸个不停。”

“你是不是心动了呀,小巴奇?”

“当然是了,按我说,小巴奇第一天见到那个人类就心动了,不然为什么非但不害死他,好拯救自己的灵魂获得重生,还在另一个水鬼拖他下水的时候把他救起来。”

巴奇终于忍不住反驳道:“我没有!我只是不忍心害人,活着多么美好……”

“嘻嘻,那你干吗不到岸上去,如那个人类所愿,让他更快活?”

“小巴奇害羞嘛,你看不出来吗?”

巴奇恼羞成怒,把叽叽歪歪的青蛙们一手挥开,发出扑通的一声,听到岸上的人因此发出爽朗的笑声,它一头扎进水里,再也不想上来了。


TBC

评论(29)
热度(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