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发渐渐消失_(´v`」 ∠)_
© 云鲤鲤鱼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水之灵2

1

2

史蒂夫又想了一个新的方法。

他把烤得喷香的苹果派和蜂蜜松饼装在能保温的食盒里带到精灵住的池塘,对着那片寂静无声的荷叶说道:“能让我再见见你吗?我带了一些点心过来,味道和露水不太一样,但我想你会喜欢。”

精灵一如既往的躲得严实,它今天藏在树荫挡不住的地方,吐出来的泡泡在阳光下像一串珍珠手链。

史蒂夫说:“你可以等我走了再来吃,我放在池塘边,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见见你,我想念你的眼睛了,它们比这里的水还要绿,还要清澈见底……你让我看见这个池塘,却不让我看见你。”

他把手探入刺骨的池水中,低声道:“你是这片水的精灵吧?那我抚摸它,是不是等于抚摸到你了呢?”

如镜的水面被划开,史蒂夫俯下身,嘴唇轻轻触碰这片池塘:“我亲吻它,是不是等于也亲吻了你?如果是的话,你会原谅我不经你的允许就轻薄你吗?”

池塘深处激起几个大大小小的水花,像是石头咚咚掉入水中,但没有人扔石头,所以大概是青蛙或者别的什么跳了进去。

 

第二天来的时候,史蒂夫发现前一天留下的派和松饼还在,他有些失望地过去收拾,近了却发现它们并不是没有被碰过。它们脆脆香香的表皮上各自缺了一小块,史蒂夫能想象咬痕的主人是怎样小心翼翼地接近,虽然感到害怕,但是敌不过好奇,便下定决心咬了小小一口。

不过很明显,他的小精灵不爱吃它们。幸好今天史蒂夫带了别的食物来:“你不喜欢点心吗?那么你会不会喜欢三明治和披萨呢?我还带了几个黑布林来,可以当做餐后水果。”

这回史蒂夫撞对了精灵的喜好,第三天来的时候,他发现三明治中间的火腿和肉松、披萨上的培根香肠,以及那几个黑布林都不见了。那一天起,他便每日带不同的肉类和黑布林来,顺便笑一笑他馋嘴的精灵:“池塘里一条鱼都没有,是之前被你吃光了吗?”

现在精灵懂得作出回应了,史蒂夫看到一只深绿色的小青蛙从荷叶底下被抛了出来,发出“呱呱”的抗议。他笑弯了眼睛,变本加厉道:“你不肯见我,是怕你会忍不住吃了我吗,你这个小贪吃鬼?”

更多的青蛙被愤怒的精灵扔了出来,往后接连几天,史蒂夫留下的食物它连碰也不碰。

史蒂夫追悔莫及,他早该知道它敏感而较真,分不清真话与玩笑话。可是无论他如何道歉,精灵始终不肯再理睬他,连青蛙也不再扔出来,又回到了从前的死寂。

 

雨季如约而至。

来的时候天已经是阴沉沉的了,一团一团的乌云似乎就压在人的头顶,但史蒂夫没有心思理会,他这几日失魂落魄,茶饭不思,如果精灵再不原谅他,他便要一病不起了。

当来到池塘的时候,雨已经从天而降,将树叶打成湿透的深绿,为水面种上千万朵雨花。史蒂夫的眼睛被雨水糊得睁不开,喉咙却焦渴得冒烟,话音被雨声抹平,他立在池边,终于沉默了下来。

这一次史蒂夫并不是故意摔入池塘了,落水的那一刻他被冷醒,奋力地朝岸上游去。全身湿透的时候衣服像是有千斤重,他勉强地用双臂将自己撑上岸,然后在转身的一刻看到了他的精灵。

他久别的,美丽的,心爱的精灵。

精灵眨着泡在水里的绿色眼睛,双手向他高高举着一片巨大的荷叶,红红的嘴巴担心不已地半张,似乎很想要说些什么。史蒂夫晃神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精灵的意图,他慢慢伸出手来,却不是接过荷叶,而是抓住了精灵的手腕,俯下身去,凑近了精灵。

精灵以为他是在让自己帮忙挡雨,便奋力地把手举得更高,将池塘里那片最结实的荷叶撑在史蒂夫头顶。他的脸颊与浓密的睫毛都淌着水珠,嘴里发出“啊啊呜呜”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哭泣一样。

史蒂夫缓缓低下头,精灵马上缩起脖子,他笑了起来,低声说着“我爱你”,于是便顺利地从精灵那儿,偷走了一个湿漉漉的吻。


TBC

评论(32)
热度(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