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从何处来,要到何处去_(´v`」 ∠)_
© 云鲤鲤鱼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水之灵3

辗转反侧,还是忍不住爬起来了(。


<<<

1   2

3

史蒂夫只是把嘴唇贴在那双微张的唇瓣上,便把精灵吓着了,他舔了舔被咬破的下唇,嘴角含着笑意:“谢谢你没有把我的嘴唇咬穿。”

精灵显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牙齿做了些什么,它发出“啊”的一声惊叫,没有被人类握住的那只手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然后是一连串的“唔唔唔唔”。

史蒂夫明白精灵的意思,他靠近让精灵看清自己并没有大碍,而后柔声说道:“你害怕我亲吻你吗?”

精灵垂下睫毛不理他,雨水滴滴答答地顺其坠落,史蒂夫便又说道:“说实话,你咬得我的确有些痛。”

那滴着水的睫毛唰的便向上扇起,精灵的眉毛完全皱成一团了,它张嘴急急地想要解释什么,但因为说不出史蒂夫能听懂的话,又颓唐地把嘴掩上。明明一切都怪史蒂夫突如其来的吻,它却为自己无意造成的伤口而伤心。

“但是我吻到了你,即使你在我的心脏上捅一刀,我也愿意。你知道你的嘴唇有多么柔软,多么甜蜜吗?”史蒂夫知道精灵招架不了热烈的爱语,果然他刚说完,精灵便难为情地想要往水里藏,要不是因为自己抓着它的手臂,它可能已经沉到池底,甚至钻到淤泥里面了。他不知道精灵此时还在被它的青蛙朋友们嘲笑着——

“那个人类说小巴奇的嘴巴甜!天呀天呀,换做是我,我绝对夸不出来,我还记得它狼吞虎咽那只倒霉水鬼的样子呢。”

“还有那些不小心飞过的鸟。”

“还有那只迷路的兔子。”

“还有那只孤狼。”

“要不是我们不能吃……”

“可是小巴奇在那个人类面前软得像一摊泥,你瞧瞧它,竟然挣不开那个人类的手?”

“对呀,我只见过水鬼在水里力大无穷,在岸上四肢无力,没见过在水里也四肢无力的。”

“它的牙齿这么尖,竟然只把那个人类的嘴唇咬破一点点皮。它根本就在期待那个人类兑现那句把它吻得七荤八素、含住它的嘴唇亲个不停吧?”

“嘻嘻,小巴奇真是不知羞。”

“它还说不喜欢那个人类。”

“我看它喜欢死人家了。”

如果史蒂夫不在,水鬼早就教训那群满嘴胡言的青蛙妖精了,可是史蒂夫离得它那样近,正在用那样炙热的眼神看着它,它哪里还顾得上无关紧要的闲言碎语呢。

不能把整个身子塞入水里,水鬼便想着起码要努力把脸埋进去,可是人类在那之前便一把抓住了它另一只手腕,用不容拒绝的语气说着请求的话:“你讨厌我亲吻你吗?如果你不说‘不’的话,我就要再吻你了。”

这样简单的字音或许可以试着说出来,水鬼顿时来了精神,想要快快学会史蒂夫的发音,可是它才刚张开嘴巴,便被不守信用的人类吻住了。水鬼手里举着的荷叶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牙齿下意识地又想要咬合,它连忙死死地忍着不让自己再次伤害到人类,可不妙的是,它感觉到那双紧抓自己的手挪了位置,到了它的胳肢窝。

水鬼顿时乱了阵脚,它绝对、绝对不能到岸上去,只要离开水面,它的手脚关节便会冒出鳞片,大部分皮肤分泌一层黏液,那样太难看、太难看了。它慌里慌张地要把人类推开,可是那双手抱得它那样紧,它哪怕稍微用力些,都会让人重心不稳掉入水中。

一念之差,它的双腿已经离开了池塘,它再去挣扎,已经全身生不出一点力气了。水鬼惶恐地看着自己手脚瞬间长出的难看鳞片,嘴巴一扁,眼睛哗哗流出泪来。

可是雨下得太大了,水鬼的眼泪完全融化在骤雨里,史蒂夫压根没发现它在委屈大哭,也没有发现它身上起的那些变化。他抱起赤身裸体的水鬼躲到树冠底下,再次吻住水鬼的嘴唇。

这一次,史蒂夫把舌头伸了进去,那贴着嘴唇的两颗尖利虎牙无疑能将他的脖子咬出一个血洞,但它们却乖顺地敛起锋芒,心甘情愿地由武器变为听话的小贝壳。水鬼在舌头被舔弄的一刹那浑身轻颤起来,它无措地揪住了史蒂夫衣角的小小一块,哭得更厉害了。

它天真单纯的爱恋被人类横行霸道的索取纠缠不休,水鬼胆怯地在人类怀里缩成一团,却并不是要离开,而是更加贴近,喉咙里逐渐发出哭泣一般的呜咽。每一个水鬼都最擅长哭泣了,它们有一些会用巨大的哭声吸引人类到水中,再把他们杀死,可是它——巴奇——它好久没有哭了,声音细细小小,连吻着他的人都因为噼里啪啦的雨声而许久才发现。

它很快被放回了水中,它听到人类不断不断地向它道歉,它想说没有关系,它其实不、不太讨厌那种亲密,可是重回熟悉水域的舒适感包围了它,它昏昏欲睡,眼皮越来越沉,越来越沉。

它睡了过去。

水鬼醒来时,雨仍淅淅沥沥地下着,虽然不大,却把天光遮得结结实实。它研究了一会儿,发现此时应当是黑夜后,心急如焚地游到那群青蛙旁边:“他今天说了些什么?”

有青蛙立马促狭地笑了:“小巴奇想人家啦?”

“看来是喽,被亲得好舒服,还想要呢。”

水鬼伸手就把那两只捣蛋鬼扔出池塘,然后问剩下的青蛙:“他今天说了些什么?”

“那个……”

“他今天有撑伞吗?有没有被淋到?他有提到亲、亲吻的事儿吗?”

青蛙们沉默了。

水鬼失望地垂下脑袋:“他没提吗?”

“不是,巴奇,”其中一只青蛙终于答道,“他今天没有……”

“他什么都没有说吗?”

“他没有来。”

水鬼不说话了,一个翻身潜入了水底。

青蛙们确认它待得够深了,立刻悄悄聚到一起,继续着急地讨论,“我还是觉得不应该骗巴奇。”

“笨蛋,这是最好的办法!”

“可是如果它一直等,又一直等不到……”

“难道要直接告诉巴奇,那个人类说再也不来打扰了吗?”

“我,我们当时其实应该跟他说巴奇在昏睡。”

“你疯了,绝对不能这么做!让人类知道了自己的存在还不把他杀掉的,只有巴奇了,你可不能这么笨……”

……


TBC

评论(34)
热度(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