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发渐渐消失_(´v`」 ∠)_
© 云鲤鲤鱼
Powered by LOFTER

场面一度十分搞笑Ⅵ

这几天发个pwp新刊的宣,嘻嘻嘻

可能。。特典是黄包车&旗袍( ˙˘˙ )


场面一点都不搞笑,一个小小的游记:D

<<<

和丫去四川旅游了。

很out的现在才开通了微信运动的应用,然后发现每一天,与我走着一模一样路线的丫,步数都要比我多上200到500步。

百思不得其解。

 

在成都悠闲地过了两天后,参了一个去阿坝州的团,第一天入住的酒店非常像情趣酒店,房间里面还有个空空如也的小隔间,丫说可能是用来让情侣们换地儿折腾的。然而我们并没有去折腾。

第二天入住的酒店就很让人大开眼界了,拉开窗帘就正对着一个斜坡,斜坡上坐着一排人,再远点是藏家乐,接连不断的“一二——嘿嘿!一二三——嘿嘿嘿!大家一起跳起来!”非常令人害怕。到了半夜下雨,天花板漏水,下去找酒店的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热情地拿来了一个桶:用它盛着,雨停了就不漏水了。

 

出发去黄龙之前,旅游大巴拖我们去了一个卖液氧的地方,一个穿白大褂的看起来非常专业的人士上到车来,建议我们每人带一瓶。

听了白大褂讲的几个不喝液氧结果死在黄龙的例子后,丫下车上洗手间之前,千叮万嘱要我买一瓶,我答应了,心想先打打游戏,待会儿就去买,但是等回过神来,卖液氧的已经走了。

我不想追,又听闻旁边的阿姨说这液氧喝起来和白开水一个味儿,心生一计。

丫对我把液氧倒进了矿泉水瓶里的说法深信不疑,那天她一直抱着那个矿泉水瓶不时喝一小口(白大褂这么嘱咐游客们的),下山时用惊叹的语气说这个液氧真的很有用。

没忍住,还是说了真相,被小拳拳捶到呕血。

 

中途我高反了,鼻血流个不停,量不太多,但持续了大半个小时。

丫:你看看我。

我看过去。

丫:你看着我流鼻血干嘛,你想干嘛!


丫晕山路,基本上一到车上就睡,她的睡姿很奇特,是以一种俯首称臣状入睡,身体前倾,长长的头发洒在我放在身侧的手上。

这样其实十分教人心动,不过在某一处一百八十度拐弯时,她睡着睡着突然抬起头,抓过塑料袋就吐,往人的春心兜头浇冷水。

唉呀,五味杂陈。


经过茂县的第二天,茂县三处塌方;早上离开的九寨沟,晚上7级地震;绕开的国道发生山体滑坡,一路上不时看到躺在路中间的大块从山上滚下来的石头,看到对向车道被铲滑落下来的山泥的挖掘机堵住,等等等等……感到非常幸运。

九点多在车上得知地震的时候,丫刚醒来,我:地震了。

丫猛地扎过来,大惊失色。

我:不是这里,是九寨沟。

丫:但是我真的感觉到震动……

我:BB,那是因为路不平。

 

8号晚上,收到信息说订的9号的航班被取消,于是改签10号。10号中午,和丫起晚了,急急忙忙赶去机场,心急火燎地安检完,结果看到大屏幕说航班延误两个半小时。晚上好不容易回到家附近,长舒一口气,打电话问丫到了没有,她说没有。

我:怎么还没到?机场离你家不是比较近吗?

丫:你不要笑我……

我:我无端端为什么要笑你?

丫:我……迷路了。

我:哈?你从机场大巴下车后,不是能直接坐直达巴士回家吗?

丫:按理说是的,但是我坐反方向了,坐到终点站我才知道坐错了。

我:哈?你不觉得沿路街景有什么不对的吗?

丫:没有。

我:唉BB……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评论(23)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