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发渐渐消失_(´v`」 ∠)_
© 云鲤鲤鱼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末班车

既然是鬼节,灵异爱好者必须要来点什么!

两年前的中元节的小故事,今年重写一次嘻嘻


校园鬼怪系列

<<<

巴基匆匆忙忙地从学校门口出来,一辆公交车正好由远及近,他飞快地跑到马路对面的站牌,公交车的车门刚好朝他敞开。

他喘着粗气将扣完钱的卡片收好,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已经是10时10分了,不由得感叹了一句“幸运”:“史密斯先生,平时末班车不是10点准时经过我们学校的吗,今天怎么晚了?不过还好晚了,不然我就要走路回家了。”巴基经常坐末班车回家,已经与友好的史密斯先生很相熟了。

奇怪的是,半天过去了,巴基也没有等到史密斯先生的回话,他抬眼看了看车中间位置的后视镜,才猛然发现驾驶座上的不是史密斯先生。巴基急忙道歉,问道:“史密斯先生今天请假了?”说话的同时,他注意到这辆车的座位设计跟平时的有些不同,应该挂着站名牌的地方空荡荡的,线路灯也没有开,便又问,“是不是车也换了?”

司机并不理睬他,藏在帽檐底下的眼睛黑沉沉地凝视着路面,这大概是个不爱说话的司机,巴基耸耸肩,坐到车厢中间戴上耳机听音乐。

车缓缓行驶了一段路之后,在路边停了下来,七八个上班族模样的男人上车了。巴基有些惊讶,之前他坐过无数次的末班车,几乎每天晚上车厢里都只有他一个乘客,那些人是同一家公司的吗?巴基这么猜测,可是他们排队有秩序地投币后便各自找地方坐下了,彼此之间并不交谈,看起来又不像是同事关系。

巴基这边尚未纳闷完,才走了几分钟的车又停下来了。巴基往窗外看去,发现司机并没有按照站牌停车,夜色深厚浓郁,像化不开的墨汁,两旁的路灯光线惨白,将等在车门的几道身影照得模模糊糊。他们也排着队上车了。

就这么走走停停,不过十分钟,就上来了半车人,巴基打量着他们,发现有男有女,有小孩子也有老年人。有个小学生模样的男孩儿独自坐到了巴基的身后,他关心地转过头去,问男孩为什么这么晚才回家,男孩低垂的脑袋慢慢抬起,漆黑的眼睛像两口井水,望向巴基的眼神非常冷漠。巴基看他脸色苍白,实在放心不下,又问了几句话,可男孩置若罔闻,又重新将头垂得极低,后颈露出毫无血色的一截,巴基张了张嘴,心里隐隐升起一丝不安

这个男孩,是怎么把头垂得那么低的?就像,就像……脖子断了一样。

巴基的心“咚”的一下,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胆寒地打算转回身子,却感到有人在看自己。他下意识地往前一望,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车上的所有乘客都齐齐看向了他,他报以一个尴尬的笑容,但乘客们只是睁着黑漆漆的眼睛紧紧盯着他。“你们……”“砰!砰砰砰!”车门方向突然传来一阵拍打声,巴基心里一紧,闻声望去,刚好与最后一个上车的人四目相对。

巴基一下子拉下脸,用力扯过耳机线往耳朵里塞。这个上车的人不是别人,他身穿与巴基相同的校服,身材高大,拥有一头宛如阳光洒下碎金的头发,巴基一眼就认出来他是学生会的会长,史蒂夫——怎么可能认不出来?老师们宠爱的优等生,女生们一天到晚挂在嘴边的对象。巴基干脆别过头,装作没有看见来者,他可不打算跟这样的男生公敌打招呼,虽然他心里有点想不明白,这个史蒂夫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上车?他隐约记得他们的学生会长是骑自行车上学的——史蒂夫穿白色校服衬衫骑车的样子多么多么的帅,衬衫被风鼓起来的样子多么多么的梦幻,女生们不知道念过多少遍了。

事与愿违,巴基想跟人装不认识,金发碧眼的学生会长却大步大步地朝他走来,有力的右手攥住巴基的胳膊就往外拉。巴基吓得一愣,旋即边反抗边恼怒大吼:“你他妈拉我干吗!”

声音低沉的人简单地命令了两个字:“下车。”

巴基莫名其妙的就被震慑住了,他踉踉跄跄地被拖下车,车门关上的前一秒,他看见车上的乘客脑袋全部扭了过来,直直地望着他。

巴基不想承认,但他的确心跳得厉害,冷汗将他的衣衫打湿。

“可以把手松开了吗?”

“什么?”巴基这才察觉到自己不知何时反过来拉住了学生会长的手臂,他连忙用力甩开,冲人喊道,“你无端端拉我下来干什么,最好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

史蒂夫的自行车就停在一边,被幽暗的路灯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他从容地回视着巴基,答道:“救你。”

巴基心里一惊,强装镇定:“哈!救我?我又没有遇到危险!”

“你有,”对方平静开口,“刚才你上的不是公交车,而是鬼车,那辆车除了你之外,既没有司机,也没有乘客,准确来说,是没有人类。”

“怎、怎么可能!”巴基刚止住一些的冷汗涔涔落下,“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吧,世界上哪里有鬼!这里离我家还很远,现在我要怎么回家?”

史蒂夫自然而然地拍了拍自己的车后座:“我送你回家。或者你走路?”

“有车坐为什么要走路?”巴基一屁股坐到了自行车的后座,巴不得马上离开这条空无一人的路。史蒂夫笑了笑,跨上了前座。

这条路白天便不多人走,晚上更显僻静,方才的公交车已经不见了踪影,此时长长的道路一片死寂,细细的晚风混着湿冷的雾气拂面,带来阵阵寒意。自行车的车轮硌在凹凸不平的碎石路上,巴基怎么坐都坐不稳,不料才动了几下,就被前头骑车的人训道:“还是小孩子吗,不能乖乖坐好?”

巴基不服气地嘟囔了句什么。人就坐在自己后背,史蒂夫当然听到了身后人的抱怨,微微叹了口气,决心重提刚才的事:“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无论那些乘客还是司机,脚都始终悬在空中?”

果不其然,身后的人唰地牢牢贴在了他的背部,“你、你别乱说!”

“我没有乱说。”史蒂夫的语气很平淡,好像并不是在叙述一件多么离奇的事,“我一开始没有看到那辆车,只看到你一个人在空中漂浮着移动,但我很快就猜到那是什么东西了。鬼车会为任何想上车的人停下,当它向我打开门时,我也就可以看见它了,不过和你同坐的鬼,我依然是看不见的。”

巴基的手悄悄揪住了学生会长的衣摆:“你一开始没有看到车?可是我在学校门口,能看到一整辆车开过来啊。”

“我想你是万里挑一的通灵体质,恐怕你早见过不少鬼了,但你可能以为那是幻觉,甚至以为它们真的是人。”

巴基咽了口唾沫:“我想问你,那辆车是要开去哪里?如果我没有下车会怎么样?”

“你说呢?”

“谢谢你,不然我可能就做鬼去了……不过你就这么上车,不怕自己下不来吗?”

“不会,我和你一样,也有特殊体质,不同的是你吸引它们,而我让它们害怕。”

“哇,这么说……我跟你在一起,是不是会很安全?”

“是。”

巴基踌躇半晌,厚着脸皮道:“你晚上缺不缺一起回家的同伴?看样子我们也顺路……”

骑车的人话里隐隐带了笑意:“你不是不喜欢我吗,刚刚在车上,你装作看不见我。”

“我、我那会儿是真的没有看见你,没听说过‘鬼遮眼’吗?”

“好,我答应你,”学生会长说道,“但我需要报酬。”

“真小气,竟然还要报酬。”巴基咕咕哝哝,“你要多少钱?”

“我不要钱。”

“啊?那你要什么?”

史蒂夫低笑道:“以后你就知道了。”


TBC

评论(46)
热度(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