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发渐渐消失_(´v`」 ∠)_
© 云鲤鲤鱼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鬼扼颈

校园鬼怪系列(鬼月特辑…?)

第一章:末班车

第二章:鬼扼颈


巴基老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他谨慎地环顾四周,确定没有旁人后,飞快地在史蒂夫脸上亲了一下。

史蒂夫神色如常地向他挥手道别:“我去图书馆,你做完实验来找我。”

“史蒂夫,我……”

“怎么了?”

“没什么。”

巴基握着书包带子往外走出几步了,一咬牙,又咚咚咚地跑回来:“史蒂夫,我这么做真的能避开鬼怪?”

史蒂夫抬抬眼皮:“你不相信我?”

“我……”巴基踌躇半晌,还是点了点头,“我从没听说过亲一亲就可以驱鬼的。”

“那天晚上之前你也没听说过鬼车。”

“那……那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史蒂夫盯着他的眼睛,“如果这没有用处,那就是我骗你亲我了,但是我为什么要骗你亲我?”

巴基没再反驳。他被说服了。

“如果你不喜欢亲我,那就亲别人,只要不是和你有相同体质的就可以了。”

-

“他真的这么说?”洛基狐疑地看着苦恼的好友,“这听起来是一招不错的欲擒故纵。”

“你在胡说什么?”巴基抱着脑袋呻吟,膝盖上的三明治散发出阵阵酱料的味道,“我早就知道他不会骗人的,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应该问那种愚蠢的问题,现在我们一起回家的时候尴尬极了。”

“不会吧,难道你真的相信他那一套说辞?拜托用一用你的脑袋,它长在你的脖子上不是为了让你看起来更高。”

“他说得有道理,他怎么可能骗我去亲他,想要吻他脸蛋的女孩儿能绕学校两圈。”

“你得搞清楚,那些女孩想亲他,与他想你亲他,有什么必要关联吗?”

“见鬼,别再说这些了,我已经好几天没有碰他脸颊了,他也没有提醒我,我现在看到一个人都觉得他不是人,都快疯了,我要怎样才可以自然地重新像以前那样?”

洛基慢条斯理地嚼着三文鱼寿司:“他不是说你可以亲别人吗?你随便找个人亲一亲,那就不用担心自己会见到鬼了。”

“但我怎么知道我亲的那个人不是通灵体质?而且我总感觉那句是他的气话,因为我怀疑了他。”

“你不是说他不会骗你的吗?”洛基瞥他一眼,“依我看,是你自己想吻他吧?”

简直荒谬,我怎么可能想吻他!巴基自然而然地想要这么回复一句,可奇怪的是,他发现自己的嘴巴张开了,却一丁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于是他又说了一遍这句话,喉咙依然没能挤出一个音节。更离谱的是,他开始有点儿喘不过气来,嘴巴怎么都闭不上,有气出、没气进。

洛基嘻嘻一笑:“说不出话来了吧,被我说中了?”他转过头,“看来真的是了,脸涨得这么红,喜欢人就直说嘛。”

巴基的脑袋阵阵发晕,一连串的“妈的搞什么鬼”和“死了死了我要死了”在模糊的视线里撞来撞去,而他的好友依然在幸灾乐祸:“之前人家给你机会你不要,现在后悔也晚喽,要不你及早换个目标,就用必须亲亲才能驱鬼这个借口……巴基·巴恩斯!你干什么?!你你你亲我?!”

快要窒息的巴基用最后一点力气,拽住身旁的人往自己嘴巴上撞去。

新鲜的空气随着与洛基的嘴唇相贴疯狂涌入口鼻,巴基被好友推开到地上后大口大口地呼吸,视力渐渐恢复清明,耳朵却仍然嗡嗡作响,不知道身后的洛基在说些什么。等他终于将心跳平复,转过身去想和洛基解释时,被眼前的人吓得又开始心脏狂跳。

巴基结结巴巴道:“你、你怎么在这里,洛基呢?”

不速之客好整以暇地坐着,居高临下地望着他:“走了。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吗?”

巴基连忙摸向自己的脖子,心有余悸道:“我刚刚感觉,有人在掐我的脖子。”

史蒂夫点点头:“你这样体质的人,知道鬼的存在后,更容易被鬼缠身,你刚刚就是被鬼从后面扼住了喉咙。”他伸手拨开巴基散在后颈上的头发,“你的脖子有一圈完整的瘀痕,它的力气相当大。”

巴基喃喃道:“我差点就死了……”

“我不会让你死,”史蒂夫收回手,“如果你不去亲你的朋友,我会出来。”

巴基睁大眼睛:“所以你明知道有鬼跟着我,还不告诉我,就是想证明你没有说谎!”

“我的确没有说谎。”

“靠!你他妈怎么可以……”“嘘,”史蒂夫突然凑近,“巴基,你让他亲了你哪里,”说话间,食指猝不及防地碰了碰那双生气地发着抖的唇瓣,“全亲上去了?”

巴基一肚子脏话顿时吞了回去,那根手指就像魔棒一下,朝他挥一挥,他就定住无法动弹了,“什、什么?”

“我问,你刚才是不是让他吻到了嘴唇?”

巴基狠狠地咬了咬下唇,痛感终于让他得以利索说话:“是啊,那又怎么样,是你说亲一下可以把鬼赶跑的!你以为我很好受,恶心死了,他嘴唇还沾了芥末!”

“但我有说要亲嘴巴吗?”

“什么?”巴基话音没落,只感到脸前一暗,嘴边传来了温热柔软的触感,等他回神,史蒂夫已经稍稍离开了,“现在好了。”

酥麻感一瞬间从嘴巴传到耳朵,讲它们染得红通通的,又迅速往下扩散。巴基猛地用手背掩住嘴巴,往后挪了几寸,又惊又怒:“你干吗!”

史蒂夫淡淡道:“如果碰了嘴巴,以后都需要那个人才能帮你驱鬼。虽然他亲了你的嘴巴,但我再亲,就可以替换过来了。”

巴基目瞪口呆:“这是什么狗屁道理?就算真的有那么扯淡,以后让洛基负责帮我也可以啊,凭什么要你、你替换?”

“是吗,你想他帮你?”史蒂夫耸耸肩,“那你再去找他吧,我以为你更想要我帮你,因为他亲你你恶心,我亲你你脸红。”

巴基错觉脑袋出现了哐啷巨响,宛如受到了重击,“我他妈……”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史蒂夫说道,“或者你也可以再找别的人替换,在那之前,每天找我让我亲你一下。再见。”


TBC

评论(32)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