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发渐渐消失_(´v`」 ∠)_
© 云鲤鲤鱼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偷食禁果4

双性!Bucky

非常雷

非常雷

非常雷



Bucky想不起来上一次和Steve吵架是什么时候了,事实上他几乎不和任何人吵架,所以在他气势汹汹地朝Steve大吼一通后,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收尾。要是Steve也继续和他吵就好了,但是比他高了小半个头的好友一声不吭地站在那儿,嘴唇抿起、下颌线收得死紧,像一座沉默的雕塑。

Bucky不明白Steve为什么要用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好像自己说了过分的话、做了过分的事一样,明明过分的是他。Bucky躲开那双蓝眼睛,愤愤地转身握住车把,他要回家去了,他发誓他真的打算马不停蹄找男朋友。

一只脚刚想跨到车上,身后的人始料不及地拉住了他——准确地说,是拉住了他的背包,可能因为比较就手——Bucky猛地被背包带勒住,整个人往后弹了一下,他眼疾手快地把住车头,才稳住身形没有撞到后面的人身上。

可即便如此,Steve还是一言不发。

Bucky狠狠甩掉抓在自己背包上的手,再次试图上车,结果不出所料,那只顽固的手又一次让他动弹不得,然后一场拉锯战开始了,甩掉、抓住,再甩掉、再抓住,几次三番下来,Bucky厌烦不已,干脆连背包也不要了,唰地从背带钻出来,转身隔着背包推了Steve一把,力道大得让身材颇为强壮的男孩往后踉跄了几步。

Bucky解恨地呼了口气,谁知胜利的步伐还没迈到自行车旁,一阵剧烈痛意再一次席卷而来,他像突然被人朝小腹狠劲踹了一脚,膝盖一软,险险跌倒。冷汗又开始细细密密地从额角沁出,Bucky咬咬牙,艰难地坐到车上,像个勇士一样顶着烈日往前踩去。他知道眼下最好的选择是到Steve家、在Steve那张舒舒服服的床上躺上半天,直到在他肚子里拳打脚踢害他肚子痛的小虫——这是Steve小时候提出来的幼稚说法——偃旗息鼓才回家去,可是他宁愿等会儿痛死在路上,也不要在Steve面前示弱。

二十秒后,Bucky调转车头,蜗牛一样骑了几米后,蹲在倒到一边的自行车旁,哭丧着脸朝依然站在原地的Steve说道:“Steve,我肚子疼。”

回Steve家的路上,Bucky双腿发软地趴在Steve的背上,一边呼痛一边抱怨:“我本来可以撑到回家的,你那杯牛奶太毒了。”

Steve一只手把着车,一只手伸长了把住另一辆车,没有搭理Bucky。棕发男孩尴尬地将鼻尖蹭在好友的肩头,忍着痛继续说话:“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装个可以踩脚的东西了吧,就是为了这种情况准备的。”

Steve说道:“你那时候说装了它可以载女孩儿,没有说是为了让我载你。”

往下淌个不停的汗水哗啦啦糊住睫毛,Bucky眯着眼睛顺便阻隔刺眼的光线,不清不楚地嘟囔:“反正你也把我当女孩,载我一下合你心意了,大英雄。”

“我真的没有,”Steve重重咬字,“才没有你那样不知羞的女孩子,你用你傻得冒泡的脑子回想一下,那个脱了内裤和她的‘好朋友’玩耍的女孩子,后来被怎么样了。”

“你是说那部我们一群人一块儿看的小电影吗,”Bucky笑嘻嘻的,“Steve,你当时不是一直低着头吗,我还以为你没有看进去,原来你不仅看了,还记得那——么清楚。”

Steve咬牙切齿:“Bucky,你肚子不痛了?”

“一会儿痛一会儿不痛的,这会儿不太痛,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觉得……”Steve欲言又止,“Bucky,你是不是那个……”

“什么啊?”

“那个……生理期……”

“啊,你怎么想到的!”Bucky哀嚎一声,“有可能,我都忘了有这么回事了,上一次是三个月前。女孩们太惨了,听说每月一次,相当于每个月都要被重击肚子一次。”

“很快就到家了,等下我帮你揉一揉,很快就不痛了。”Steve顿了顿,“你生理期的话,找男朋友的事不如……搁置一下,尤其是、上床,Bucky,你不能把它当儿戏,你真的清楚上床的话别人要对你做什么吗,你……”

“好了好了,听得我头都要爆炸了,”Bucky不耐烦地打断道,“你绝顶聪明的脑袋判断不出来我那是在说气话吗,我可不会对一个认识两三天的家伙的脏老二感兴趣。”

Steve鬼使神差地接了句:“那么认识很久的就可以吗?”

话音甫落,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闭嘴了,自行车刚好停在Steve家门前,棕发男孩忙不迭地跳下车,碰到Rogers夫人时差点抬不起头打招呼。


TBC

评论(48)
热度(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