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发渐渐消失_(´v`」 ∠)_
© 云鲤鲤鱼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偷食禁果6

双性!Bucky

非常雷

非常雷

非常雷


            


“……你说门口那盏彩灯是不是太夸张了,Bucky?”

Bucky挨在沙发上,双眼放空地盯着小瓷碟里的薯条:“是啊。”

得到回应的女孩儿又滔滔不绝了一会儿,终于察觉到邻座男孩的心不在焉,顿时生气地抱胸:“你是不是一个笨蛋,Bucky?”

Bucky怔怔地点头:“是啊。”

Dolores伸手在棕发底下的光洁额头上敲了一记:“Bucky,你到底有没有在认真听我说话?”

Bucky有一下没一下地用牙签把炸得金黄酥脆的薯条戳出一个个小洞,喃喃道:“你说,亲嘴巴怎么会那么舒服啊?”

“你、你在说什么啊!”即便音响的声音有点大,Bucky的声音又有点小,但Dolores还是准确地捕捉到男孩所说的每个音节,并且悄悄为此红了脸颊。她挽住Bucky的手臂,涂了闪亮唇蜜的嘴唇看起来粉嘟嘟的。

可是Bucky依然一副出神的模样,“Dot,你说被一个人亲完之后,每次看到他就又想被他亲是怎么回事?”

Dolores眨眨美丽的蓝色眼睛,歪着脑袋又凑近了些,“你问我吗?我回答不出来,因为他还没有吻过我。”

女孩儿香喷喷的气味钻入鼻端,Bucky回过神来,有些茫然怎么就亲上了,但那感觉并不讨厌,他甚至想问Dolores用的是什么唇膏,闻起来甜滋滋的。

“啪”的一下,Bucky的眼睛猛然一痛,一道白色聚光灯唰地打在了他与Dolores的身上,惊天动地的尖叫起哄随之如海啸般袭来,震得他耳朵阵阵发麻,脑袋也在波涛汹涌的海面起起伏伏。Dolores捂着嘴巴跑开了,Bucky马上被一群男生簇拥在中间,掺杂着嫉妒的羡慕眼神让他飘飘然起来,在一片怂恿下眉飞色舞地描述起了方才的接吻过程。

“哇哦——”有男孩撞他肩膀,“连Dolores都亲到了,下一个目标是不是Wanda啊?”“对对,Wanda,然后Natasha,咱们快来打赌,Bucky多快能亲到她们?”“我赌一个月!”“Bucky可不用那么久,我猜一周之内!”“三天一个!”

Bucky越发得意忘形,爽快地一挥手:“一天!一天一个!”

然后在一片鬼哭狼嚎中,他听到有人大笑道:“奇怪,Bucky那么厉害,怎么会和Steve那样的老古板交朋友?”

犹如被一盆冷水兜头浇下,Bucky脸上的笑容凝固了,“Steve……?”他起身看了四周一圈,而后问道,“怎么不见Steve,他哪里去了?”

外围的几个男孩笑着指指大门的方向:“刚刚回去了,说是要复习下周的测验,哈哈,我还没见过派对参加到一半回去温书的。”

说话间,Bucky突地挤开人群往外冲,男孩们错愕不已,甚至忘了伸手拉一把,只来得及冲那颗棕色后脑勺喊道:“你去哪里啊Bucky?”

Bucky大喊:“我也回去温书!”

-

月牙弯弯挂在枝头,朦朦月色穿过牛奶一般清甜的雨后空气,湿淋淋凉冰冰的,与车轮滑过水坑溅起的水珠一块儿裹住小腿。Bucky一路加速追上前去,接近了却莫名心虚地不敢与人并排,跟屁虫一样跟在后面。

就这么被跟了一段路,Steve沉不住气了:“Bucky,雨越下越大了,找个地方躲雨。”

Bucky不为所动:“你干吗不躲?”

“我淋一下没事。”

“我淋一下也没事。”

“你不行。”

“你才不行。”

“……Bucky,”前面的车吱呀停下,Steve败下阵来,“你……”

说时迟那时快,雨哗啦一声倾盆而下,Steve急忙转过头想喊人走,但身后哪里还有人,余光里一道影子闪过,他的好友已经率先躲到旁边便利店的屋檐底下了。

衣服反正全湿透了,Steve不紧不慢地推车过去,状况明显好多了的Bucky正用手不停地把塌下来的头发往上扶,嘴里嘟囔:“我抹了半小时的发泥……”

Steve瞥他一眼,不咸不淡道:“不要紧,唇膏还在。”

“什么唇膏,我又没有搽……”辩驳戛然而止,当事人显然回忆起派对上发生的事儿了,手放了下来,眼神也挪到别处,“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不过不得不说女孩子真会挑唇膏,过这么久了我还能闻到它的香味儿。”

说完半天没人理会自己,Bucky装作不经意地用眼角瞄了瞄Steve,顿时大叫道:“不是吧你,现在背历史书,原来你回家真的打算复习吗?我还以为……”

Steve神情专注地看着书页:“还以为什么?”

“……没什么。”Bucky泄气地在便利店的玻璃墙上靠了一会儿,见Steve浑身淌着水也压根没有去处理一下的意思,从背包摸出钱进店里买了条毛巾。

好友沉默地接过Bucky的好意,并没有直接往身上擦,反而先在他脸蛋揩了几下,“毛巾钱不给你了,过几天买那管唇膏还你。”

“这算是主动求和吗,”Bucky低头啃起了手指,这是他小时候的习惯了,一紧张便喜欢咬着点什么,“我以为你要和我冷战到期末呢。”

“我没有要和你冷战,是你一直躲着我,”Steve说,“Bucky,你告诉我,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我。”

“哈?”Bucky愣愣地抬起头,刚才含在嘴里的手指傻傻地搭在唇边,指尖一圈湿糊糊的口水。

Steve将那只手拿了下来:“如果你不想看见我就别看了,不要一直咬着手指头,上面很多细菌,你会生病的。”

Bucky的脑子似乎清醒了点:“我咬手指头?这个毛病我五岁就改过来了,你别冤枉我。”

“真的吗?”Steve顺势再举起Bucky亮晶晶闪着水光的手指,“那看来你现在只有四岁。”

Bucky连忙甩开Steve,将那只被抓包的手别在身后:“你别扯开话题,你说我躲着你,我什么时候躲你了,天天找借口不和我一起回家的人难道不是你?”

“你的确没有故意避开我,但你每次和我说话都低头不看我——Bucky,我知道那天是我不对,我不应该那样做,不应该厚着脸皮求你原谅,但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不想你一和我相处就紧张害怕……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经过这么提醒,Bucky才意识到自己此刻又嘴痒痒地想咬住什么了,他连忙克制住抬手的冲动,并且努力睁大眼睛直直望着Steve,“我没没没有紧张啊。”

Steve皱起眉头:“你现在紧张得想大吼大叫,是不是?你确实从那天开始害怕我。”

“哈!怎怎么可能。”

“你就自欺欺人吧。”

“是你太小瞧人了吧!”Bucky说话的时候牙齿重重磕在一起,“接个吻而已,你以为我会把那放在心上吗?”

Steve沉默了一阵,未干的雨水顺着他的皮肤蜿蜒而下:“……‘接个吻而已’?你是不是认为接吻就和玩游戏一样,所以你可以随随便便吻一个你根本不喜欢的女孩,也可以随随便便对一个男人张开嘴巴?但我不是那样认为的,我只想亲吻我喜欢的人,只想和我喜欢的人有肌肤之亲,你明白吗Bucky?”他抬起手,指腹轻轻擦过Bucky沾着唇彩的嘴巴,“你不明白,也不想明白,那就这样吧,”他后退一步,“我保证那天的事情决不会再发生。”


TBC

评论(28)
热度(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