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世间情为何物_(´v`」 ∠)_
© 云鲤鲤鱼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偷食禁果21

双性!Bucky,注意避雷!!!!!


目录



二十一

在短短的几秒钟里,Bucky不知为何想起了在Steve家吃的那块樱桃馅饼。

Rogers夫人很擅长做点心,每次去到Steve家,他都能品尝到来自Rogers夫人的手艺,照理说他要想,也应该是先想起Rogers夫人最拿手的白巧克力覆盆子干酪蛋糕。

他没头没脑地说:“你把樱桃馅饼吃完就滚蛋吧。”

“……那天我不是真的想你走,”Steve听出来了他在报复,“我只是……”“但我现在是真的想你走,”Bucky迅速地打断道,“你不会真的也要吃上一块樱桃馅饼吧?”

“为什么要我走,你还没有告诉我原因。”

Bucky抖开被子往底下钻,他的鼻子已经酸得像泡在柠檬汁里了,“药我吃了,我也保证会帮你向Sharon解释了,你还待在这里干什么啊?你回去上课做做笔记,回头还能借给我抄。”

“我们下午的课不一样。”

“……哦!那就算了,我少上一两节课也不会拿F。”

“要不要我给你做吃的?”

“不用,我不饿。”

“你刚刚说你饿了,想吃巧克力,还想吃别的。”

Bucky的脑袋在被窝里越埋越深,从外面只能看到一小撮棕发,“那你赶紧帮我把巧克力拿过来,然后马上走,可以吧?”

床垫微微升高了,脚步声,抽屉拉开的声音,塑料包装被捏住的声音。Bucky等着巧克力被放到床头,然后打算在Steve离开后痛痛快快地呜咽出声,结果忍了半天,被子外面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他慢慢地拉下被子,一下子看到了Steve的脸。并不是太清晰,毕竟他整个眼眶都是眼泪,甚至多得往外溢。

Bucky的脑袋里轰的一声,他不知道是被Steve发现自己躲在被窝里偷偷哭比较丢脸,还是在试图说些什么澄清时鼻子吹出一个鼻涕泡比较丢脸,总之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羞愤地大吼着往Steve的方向一推,“咚”地把人推到了地上。

Steve吃痛地闷哼起来,尽管有地毯缓冲,他的眉毛还是疼得皱成一团, Bucky被那阵巨响吓到了,愣了几秒钟后连滚带爬地从床上翻下来,哭丧着脸问道:“你、你还好吗,Steve?”

“我没事,”Steve说道,“回被窝里吧,别着凉了。”

“你是不是把脊椎摔断了?”Bucky焦急地想要查看好友的伤势,“还能动吗,呜,一定疼死了,要不要叫救护车?”

“真的没事,”Steve撑着地面缓缓坐起来,“不要哭了,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这个,算不上哭,”Bucky慌忙抹眼睛,“我就是故意的,你太烦了,让你走你不走……”

“是,都是我不好,”Steve抬起手臂,手背轻轻蹭上Bucky湿漉漉的脸颊,“昨晚已经让你哭了,今天又惹哭你……”“我没有!”Bucky的脑袋猛地往后一躲,结果狠狠撞在床沿。他忍着龇牙喊痛的冲动,强作镇定地反驳道:“说得好像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似的,不就上个床吗,我只是难过自己对不起Sharon……”

“是这样吗,”Steve从床上扯下被子把身穿单薄睡衣的人围住,定定地看着对方,“除此之外呢?”

“什么除此之外?”Bucky的眼睛连眨几下,“我就只是感到,很羞愧,很内疚,很……”“如果我说我和Sharon没有一点关系,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呢?”

“啊?”Bucky呆住了,没擦干净的眼泪从眼角傻傻坠下来一颗,“……啊?”

Steve重复道:“我和Sharon没有一点关系,我们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可是……她喜欢你……”

“喜欢一个人就等于和那个人恋爱了吗?”

“我问过你的!你没有反驳我……”“也没有承认。”

“你和她说话了,你还笑得很开心……”“Bucky,我问你,”Steve叹气,“你和谁说话不开心,你还让Dolores亲过你。”

“那不算亲!我和Dolores也就碰了碰嘴唇,哪像你,都和女孩子们滚到床上去了……”

“等等,你在胡说些什么,”Steve蹙起眉头,“我以为你知道我没碰过任何人,我没有别人,只有你,我进去之后你还得意你给我破处了。”

Bucky瞪着眼:“我不可能得意这种事情。”

“……Bucky,你又全部忘记了是吗?”

“我……总之我不可能说这种话。”

“……”

Bucky左顾右盼:“……巧克力呢?我想吃巧克力。”

“在我这里,”Steve看着Bucky,“但是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我才能给你。”

“你好烦……”Bucky嘟囔道,“什么问题?”

“为什么你知道我和Sharon没有谈恋爱后,突然高兴了起来?”

“什、什么?”

“其实我知道答案,你昨晚已经告诉过我了,但我想听你在清醒的时候再说一遍。”

Bucky坐立不安起来,“我、我昨晚说什么了?可笑,一个醉鬼说的话怎么能信,无论我说什么,一定都是假的……”“你说你喜欢我,喜欢Steve Rogers。”Steve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是假的吗,Bucky,你回答我,是假的吗?”

Bucky的脑袋嗡的一声,其实他真的忘了自己说过这样的话,但在Steve开口前他就隐隐有了预感——他最讨厌、最害怕发生的预感。他了解Steve是多么负责任的一个人,如果他承认自己喜欢他,那么Steve无论喜不喜欢他,都绝对会对他负责到底。

Bucky故作轻松地耸耸肩:“你说呢,昨晚我醉成那样,哪里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你不用太在意,就当昨晚是被狗咬了一口就好了,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对吧?”

Steve顿时变了表情:“你在开玩笑吧?”

“没有啊,你真的不用想太多,意外和朋友上床这种事也不罕见,电视里经常演的,我们还是可以……”“不可以,”Steve打断道,“我不可能,再当你的朋友。”



TBC

预售

评论(51)
热度(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