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世间情为何物_(´v`」 ∠)_
© 云鲤鲤鲤
Powered by LOFTER

(锤基)竹马弄青梅1

双性!洛基,全篇低俗土味,注意避雷。。




要不是亲眼目睹那双薄薄的唇瓣一开一合吐出什么鬼话来,索尔都不敢相信自己之所以连着被好几个妞骂“下流”“不老实”“花心大萝卜”是拜谁所赐。

不,他早该想到的!住在他对门的那个白白净净、文静乖巧、成绩好又有礼貌的洛家小基,本质上有多坏他不是老早就知道了吗?

只有他,知道洛基借着班长职位从来不交作业;只有他,知道洛基每次被大人们爱怜地亲吻脸蛋额头后嫌恶地不停洗脸;只有他,知道洛基也会干坏事,而且比他干的那些——诸如扯扯女同学长辫子、敲了人家的门然后撒丫子跑开——坏多了,但无论他怎么高呼冤枉,都没有任何一个人相信。

是的,洛基干的所有坏事,基本上通通嫁祸给了索尔,且每一次,都成功了。他可以前一秒还对着自己得意洋洋地笑,大人一来就换上哀伤的神情,“索尔,我们应该当好孩子,你怎么能做那种事情呢?”

不过上了高中之后,索尔慢慢不再在意洛基各种各样的小陷害,他忙着和胸脯开始丰满、双腿皮肤细腻光泽的女孩子们打交道,教她们玩玩滑板,又打打篮球,再谈谈天论论地——

他没想到洛基会过分到连他这种乐趣也要剥夺掉。

索尔够给洛基面子了,等女孩儿感激地道完谢走掉后,才怒气冲冲地上前质问:“洛基,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可叫人生气的是,洛基一点儿被抓包的心虚也没有,竟然还懒得拿正眼瞧他,脚步不带停顿地往前走。索尔感觉自己连一只猫都不如,因为洛基要是在路边看到野猫,会张牙舞爪地作势冲过去把猫咪吓跑,然后心情愉快地咯咯笑。

在洛基后面亦步亦趋地跟了一小段路,见对方依然把自己当空气,索尔急了,伸手就把洛基的书包抓住了。

洛基本来在大步朝前走,索尔这么一拉让他被狼狈地弹了回来。洛基转过写满不悦的脸蛋,深深皱着眉毛,语气比掺了冰渣子的水还冰,“滚蛋,别跟着我。”

索尔见终于能对上话了,赶紧摆出一张更臭的脸,“是谁先招惹谁的!”

“有病,谁那么无聊招惹你。”洛基冷冷撂下一句话,打掉索尔抓着自己书包的手,继续向前走去,索尔在原地喊了一大段话,他压根不理,反倒越走越快,全身上下刻着“懒得理你”几个大字。

索尔怒了,迈开修长有力的腿三两步追上,再次猛地一扯洛基的书包——毫无防备地,书包带子刺啦断了,洛基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

“嗷!”这声不是洛基叫的,是索尔叫的,他看着纤瘦得跟竹竿似的的人屁股墩子结结实实磕地上,自己都替他疼,想好的台词也全部忘光光。索尔已经完全自己是在找洛基说理,他蹲下身想把洛基拽起来,替人拍拍屁股上的灰尘——洛基是他见过最爱干净的,衣服上上下下都一尘不染洁白靓丽的,包括最容易脏的领子和袖子——可是刚伸出手,索尔眼前一花,整个人就被撞倒在地上,同时肚子胸口被狠力拐了好几下。他痛得松手,然后左手拿着的书包就被抢走了,他抱着肚子抬眼,对上了洛基恶狠狠的眼神。

索尔慢慢坐起来,回想着刚才洛基连衣服的灰尘都没有掸,头发也乱糟糟的,就冲过来抢书包的样子,心里琢磨有哪里不对。就一个书包而已,用得着反应这么大吗,抢回去之后还揣着宝贝似的紧紧抱怀里,难道说……

书包里有不可告人的东西!

索尔一下子来劲儿了,洛基一定是有什么小秘密装在书包里面,如果他拿到了,或许可以用来威胁洛基,让他不要再捣乱!

一不做二不休,索尔噌地站起来,飞快地追了上去,一使劲就从洛基怀里再次把书包抢走,虽然只是短短一瞬间,但他确认自己从洛基的眼睛里看到了惊慌,于是更加确认了自己的猜测。索尔兴奋地一边跑一边打开书包,手快速地探进书包的里层摸索,很快指尖就触到了一个什么东西。他一把将它抽出来,哈,没跑了,一个他从来没见洛基拿出来用过的青草绿小布袋,就是这个!

索尔把书包往边上一扔,飞快地把袋子一拉,啪嗒,掉出来一包东西。他捡起来抓在手心,大声念道:“卫,生,棉,条!被我发现了吧,你的小秘密就是……咦?卫生什么?什么棉条?卫什么条?”

他不明所以地抬起头,望到了洛基发红的眼眶。

他从来、从来没见过洛基露出这样愤恨、恼怒、又无助的眼神。

索尔嘴里喃喃着:“这、这个玩意儿,不是女生用的么,你怎么要藏在书包里?”

正说着,他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你长痔疮了!我叔长痔疮的时候也用过!”


TBC

评论(38)
热度(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