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世间情为何物_(´v`」 ∠)_
© 云鲤鲤鲤
Powered by LOFTER

应不应该给男友发自己的大尺度照片

今天翻16年文件夹,发现在其中一篇原文底下出现了这些,忘记是什么时候修改(?)的了。。就 放一下。。

涉及几个CP,主要是盾冬




应不应该给男友发自己的大尺度照片


对于高中生们来说,圣诞节的唯一节目如果只有圣诞派对,似乎总让人觉得欠缺点什么。最近Marvel学院悄悄流行起了新的东西,连Bucky都注意到了,但他只注意到大家在热衷于干某一件事,而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他真正清楚大家到底在干吗,还是托Tony的福。

当时是午休时间,Bucky吃完便当去买了点零食,回来的路上遇到了Tony。他点点头当做打招呼,后者回了个笑容,说道:“你的男友呢?”

Bucky说:“Steve去参加艺术展了,后天才回来。”

Tony打了个响指:“刚好给了你时间,可以好好拍一张照片。”

“嗯。”Bucky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才后知后觉地提问道,“什么照片?”

“别害羞,即使是学生会长和他的小男友也有资格这么干,来,小男友,透露一下,你打算拍什么姿势的?”

Bucky:“……啊?”

“我的天,不会吧,真不敢相信你们也在这所学校读书。”见Bucky一脸茫然,似乎真的一无所知,Tony不禁叹着气解释道,“所有Marvel学院的学生,只要是有男女朋友的,几乎都给对方发了自己的那种照片,作为送给对方的圣诞礼物之一。”

Bucky还在问:“哪种?”

“就是……”Tony斟酌着用词,“尺度比较大的,私密的照片。”

Bucky显然大惑不解:“为什么要这么干?”

“无聊,但也不算是坏事,”Tony说道,“就我而言,我给Jarvis发了后,那天晚上他要求我摆出和照片一样的姿势,说了很多以前从没说过的词语,而且棒到我整个晚上都不想睡觉。”

Bucky听出了Tony的语气里的调侃意味。谁都知道Bucky的男朋友Steve虽然相貌堂堂,身材比健美先生还要棒,但却对性爱一窍不通。换言之,Bucky和Steve已经交往好几年了,是Marvel学院里最早在一起的一对情侣,但是还停留在接吻的地步。要知道,连新生Kurt和Warren都迅速地搞到一起去了,这对小年轻甚至在天台亲热时被校园监督队抓个正着——Bucky为自己内心深处竟然羡慕这个而感到羞愧。

“如果你想和你的老古板关系更进一步,不妨试一试,就今天,拍一张性感的照片给他,让他在艺术展上为你硬得发疼,那么他一回来肯定忍不住要把你按着干上一天。”

“……”Bucky被直白的说辞弄得脸颊发烫,“闭嘴。”

“你还在害羞?连Charles都给Erik发了,而且你绝对猜不到他在照片里穿着什么,不得不说看起来越正经的人越会玩。”

Bucky暗暗吃惊:“你是指,校园监督队队长那个Charles?(“就是他。”)你怎么知道他穿着什么拍照片?”

“Kurt无意中从Erik的手机翻出来的,你以为这么多人在学校里幽会,为什么就他和Warren被抓住了?”

Bucky低下头。他不确定,不确定是不是真的应该发这么张照片给Steve,万一Steve不仅没有反应,反而觉得他是个轻浮的人呢?Steve比同龄人更加稳重,他想要配得上他。

Tony很快走了,Jarvis买好午饭来接他,Bucky一边吃着小熊饼干一边拧着眉头犹豫不决,突然听到不远处闹哄哄的。他抬头一看,刚和他合作完成了一个项目的Loki正在一群人面前大声说话,似乎在发脾气。

他开了一包新的小熊饼干,慢慢走近。

Bucky走到能听见他们说话内容的位置时,Loki刚好从人群中央那个金发男人(Bucky记得他大概叫Thor或者Thorn)手里夺过了手机,他大喊:“我是脑袋被门夹了才会给你发那种照片,早知道就算你发一百张你的dick photos我也不会……呃,橄榄球比赛的照片?”Bucky能看见Loki的眼睛飞快地眨了两下,“我,我还以为你刚刚在给他们看我昨天发给你的……”

金发男人焦急地解释:“Loki,我怎么会给别人看你的照片?我昨天收到之后马上就删掉了,我吸取了Erik的教训。”

“‘马上就删掉了’?”Loki顿了顿,“你是说,你收到之后看了两眼就删掉了?”

“是的,我知道你不会想让别人看见,所以……啊!Loki,你为什么要摔我的手机?”

“我高兴!”Loki大吼,“滚开,这个礼拜我都不想再看见你!”

Bucky抱着饼干默默经过了人群,他想他需要仔仔细细想清楚,到底要不要给Steve发那种照片。


 

上传男友裸照哄男友开心,反被男友用小刀捅


最近,情侣之间互传大尺度照片的不良之风在Marvel学院悄悄盛行,连校园督察队查某也未能以身作则。终于,锤某与基某,Marvel学院的其中一对情侣,因此尝到了苦果。

上周三晚上,基某在收到其男友锤某八张“特写照片”后,情难自禁,拍下了一张裸照传给男友,过后两人更是进行了电话性爱,情意绵绵。不料第二天中午,基某发现,男友原来在看到这张香艳的照片几秒后就将其删除,基某感到非常生气,当场发脾气摔烂男友手机后离去。锤某摸不着头脑,于是找到基某的一位朋友冬某帮忙。冬某说,基某是因为锤某删掉自己的照片而生气,锤某恍然大悟,一个计划在心里暗暗生成。

周五上午,基某回到学校,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偷笑,感到非常奇怪,便抓住刚好路过的冬某问话。

原来,是锤某拜托朋友铁某,将基某周三发给自己的裸照还原,打码后发到了推特,配以文字“我的爱,我发誓再也不删你美丽的裸照了,请你原谅我,比心💗@KingLoki”。

基某看到后,大发雷霆,抢了冬某的小刀冲到了锤某面前,幸亏锤某用准备送给基某的999朵玫瑰花挡住基某朝自己捅来的小刀。

就在基某准备补刀的时候,冬某朝基某扑了过去,两人扭打在一起,十分钟后双双被校园安保队拿下。事后,冬某表示他并不是担心锤某安危,而是因为那把小刀是冬某男友送给冬某的生日礼物。

最后,锤某不起诉基某,基某得到扣除十学分处理;在外参加艺术展的校园安保队队长认为冬某的行为情有可原,冬某得到口头警告处理。

 

本报讯(记者泽莫)


 

当你给自己保守的男友发了一张裸照


「是否向您的好友 Stevie 发送图片?」

大家在认真上课,Bucky在认真思考问题。想来想去,他按下了「是」,拍都拍了,不发浪费。发完之后,他把手机从静音调为震动,然后塞到了上衣口袋里,努力开始听讲。这节课是三角学,Bucky最擅长了,看,老师现在讲的——都他妈是什么玩意儿?

好吧,他根本一个字也没听进去,Steve怎么还没有回信?Bucky忍不住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虽然它并没有丝毫动静。

真的什么都没有。Steve是不是忘带手机了?不对,刚才上课之前他给Steve打了个电话,对面接得蛮快的。嘿,难道小Steve一瞬间“biu”地起来了,Steve逃到洗手间了?

「滋——」

来了来了!Bucky顿时精神地挺直了腰板,但硬生生在心里数了三十下,才喜滋滋地把手机拿出来,充满期待地划开屏幕——

「Bucky,你哪里受伤了吗?」

什么?

Bucky难以置信地看了看记录,他没有把照片发出去吗?不对啊,他发出去了啊。

他回复:「图片到你那边裂了吗」

Steve:「没有裂啊。」

难道图片在传输过程中遭到了破坏,图片里的他穿上了衣服?

Bucky:「描述下你看到了什么」

Steve:「我最爱的一只小鹿。❤」

Bucky竖起书本偷笑。

停下,笑什么笑,这跟预想中的完全不一样。Bucky着急地:「具体一点」

然后Bucky等啊等,等啊等,终于等来了Steve详细又具体的描述。

「地点在浴室,时间是白天,但你还是开了灯。你光着身子盘腿坐在地板上(注意:要穿上衣服,地板脏而且凉),对着全身镜拍下了这张照片。你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儿不情愿,但是脸很红,所以我推断你是哪儿受伤了,但还在犹豫应不应该告诉我。我仔仔细细看过了,没见到哪里有伤口或者淤青,可能是环境太亮了,你调低亮度,对准那个部位特写,我才能看清楚。」

校园监督队在进行课堂纪律的例行巡逻,队长Charles经过Bucky的教室时发现了异样。他敲窗户:“Bucky,提醒一下,现在在上课,你不能玩手机,不然……我的天,你哭了,”他看了眼黑板,“我知道三角学不简单,是不是听不懂课心里着急?”

“不是,”Bucky平静地,“没什么事,气哭。”

-

“原来如此,”Charles说,“或者你应该跟他说明白一点……”

“还得怎么明白,‘我觉得好不开心周围的人都在床上大战三百回合了而我们谈了三年多恋爱连接吻都不伸舌头?’”

“天呐,你们接吻不伸舌头?”

“对,”Bucky两眼无神,“我尝试过,但他马上把我推开了,说我们得慢慢来,他不想吓着我。到底是谁吓着谁?平心而论,交换一下唾沫很过分吗?”

Charles:“不过分。”

“难道我应该发照片的时候附上文字说明:‘亲爱的,我发这张照片给你,是因为有人说你看到后会为我硬得发疼,一回来肯定忍不住要把我按着干上一天’?”

“不应该。”

“……”

“不过你们总比Thor和Loki好,他们这两天闹得记者都来了。”

“我恨你Charles。”

“你的男朋友不解风情关我什么事啊?”

“……”

“好吧,我来帮你想想办法,先把聊天记录给我看一下。”

Bucky立刻把手机递上。等他想起来那张照片还在记录里的时候,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他看着Charles往前滑动翻到了那张照片,整个人顿了一下,接着哈哈大笑起来。

Bucky恶狠狠地夺回手机:“笑什么,我的裸照很好笑吗?”

Charles用手指捏住自己的嘴唇,腮帮子剧烈鼓了两下,还是笑喷开来:“哈哈哈,我的天呐,Bucky,你在裸体示威吗,为什么要瞪镜头和盘腿?”

“我以为瞪眼很诱惑?”Bucky疑惑地反驳,“我看到那些时尚杂志上的模特都是瞪着眼的。”

“但他们并不是像你这样……算了,那盘腿呢?”

“……我就是想稍微挡一下。”

“但不能这么个挡法啊!Steve没有反应,跟你照片拍得糟糕有很大关系。(“那我应该怎么拍?”)让我想想……”Charles捏着下巴上下打量Bucky,思考了一会儿,“我觉得你适合两种。第一种是你脱光趴在床上,脚要分开,一只膝盖曲着,双手抓着床单,然后想象Steve就站在床边,你侧过脸用你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相机就从假定Steve站着的那个方向拍。第二种不用脱光,你只穿一件超大号的白衬衫坐在床上,别扣纽扣,坐着分开腿,双手捏着一边的衣摆挡住下面,另一边的衣摆要半敞开,露出锁骨和隐约露出乳头就可以了,相机位置在离你腿间一米的位置四十五度角往上拍,你的眼睛要看着镜头,然后咬着下嘴唇,完美。两种都推荐,你斟酌一下。”

Bucky惊叹:“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谢谢夸奖。”

“我能看看你给Erik的那张照片吗。”

“不能。”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穿着什么拍的。”

“如果我告诉了你,你也要这么穿。”

Bucky想了想:“谁怕你。”也不会有多出格吧。

“我穿着黑色薄纱吊带,戴了猫耳,还弄了条猫尾巴。”

“猫尾巴是怎么办到的?”

“肛塞。”

Bucky想让自己看起来一点都不震惊,很见过世面,于是答道:“哦,也就这样而已,Tony搞那么惊奇。”

“我还戴了口塞,把自己的手用皮带反绑在身后。我告诉你了,你也要……”

Bucky跳起来:“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然后《你蓝眼睛中的一点绿八卦小报》做了个无料,可以点这里

评论(38)
热度(1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