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世间情为何物_(´v`」 ∠)_
© 云鲤鲤鱼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无罪之罪1-2

ABO,《警察故事》AU

史蒂夫发现新同事有点像自己高中的小情人,但是性别不对,性格也不对




巡逻至市中心时,烈日高悬,没有凉爽树荫遮挡的街道上几乎没有任何行人。史蒂夫向指挥中心确认没有行动任务后,让车长斯科特将冲锋车开到一个喷泉公园旁休息。

车刚停稳,斯科特便迫不及待地回头道:“头儿,不介意我下车买瓶汽水吧,我快要热嗝屁了。”车上的伙计未等史蒂夫回话,便纷纷应和道:“也给我来一瓶!”“按人头买吧,去之前把空调开大一点,我快被你们臭烘烘的信息素给熏吐了。”“就你香,你是alpha才觉得臭,要是有个omega在车上,保不准湿得像洪水泛滥,把屁股撅老高了。”“污言秽语,得给你打十针抑制剂。”

“停,”史蒂夫开口打断,“第一,我再三强调过一般情况下只有便衣,也就是山姆才能下车;第二,即使是执行任务或者休息,所有人下车,车长也必须在自己的位置上,除非候补车长到达了驾驶座。斯科特,告诉山姆你要什么汽水。”

与以往自己每次发话一样,车上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闷,伙计们耸耸肩,闭上嘴巴,陆陆续续下车休息去了。史蒂夫叹了口气,一回头,却看见还有一个人坐在车座上纹丝不动。他挪过去,拍拍对方的肩膀:“巴恩斯,你也可以下车走走,虽然你刚从别的片区调来,但也不需要这么拘谨。”

名叫巴恩斯的人抬起头,周围建筑物投下的阴影使他原本浅色的眸子看起来暗沉沉的,中长的头发与面罩让他浑身散发着阴郁。史蒂夫又补充道:“天气那么热,你可以把面罩摘下来,按照规定,你只需要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戴上它,在车里你可以放松一点。”

巴恩斯直截了当地拒绝:“不必了。”

史蒂夫没有勉强,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之后,他扯了扯纽扣系得一丝不苟的领口,难免失望地望向窗外绿意盎然的公园。他不应该妄想巴恩斯与他记忆里的那个人有着一丝一毫的关联,尽管他们有着别无二致的灰绿色眼睛,有着一样漂亮的棕色头发,有着极为相像的声音,甚至连姓氏都相同,但是最基本的,他们性别不一样。

史蒂夫想找的人,是一个omega。

他无比确认,因为他曾无数次将那个人按在身下,血气方刚地用自己无穷无尽的精力将人填满。他和一切喜爱在床上欺负omega的alpha一样,总要描述对方是多么的水汪汪,在对方呜咽时一点点深入,一次次打开对方身体里隐秘而敏感的生殖腔,如果不是有避孕套,他想他早就弄大那个人的肚子了。而那个人从来都那么听他的话,给他最为甜蜜与淫丨荡的反应,史蒂夫坚信即使阔别多年,那个人也绝对不会用这种冷漠的眼神看着自己。

所以就算巴恩斯与那个人有再多的相同点,史蒂夫也不应该从他身上找那个人的影子。

一会儿后,伙计们回到了车上,史蒂夫放下对讲机,说道:“马上去27街10号,接到线报说那里有人胁迫omega卖淫。所有人补打抑制剂。”

这样的案子不算少,也不难办,他们身为警员只要不被现场的omega勾引发丨情便能迅速完成任务,但那样的场所必定有令alpha甚至beta发丨情的药剂,所以他们不仅要带上信息素清洗剂,还需要打更多的抑制剂以防万一。

史蒂夫熟练地往自己的上臂扎针注射,将废弃的针管扔掉时,他发现其他伙计都在打抑制剂,唯独巴恩斯一动不动地望着窗外。他蹙起眉头,问道:“巴恩斯,你打抑制剂了吗?”

巴恩斯头也不回,敷衍地“唔”了一声,史蒂夫当即问其他伙计:“他打了没有?”伙计们面面相觑,然后冲他摇头。

“不要以为你的定力有多强,你的意志力并不能百分百赢过你的本能,何况那些催丨情药效果越来越好了。”史蒂夫从药剂箱取出一管抑制剂,“巴恩斯,把手给我,我替你打。”

“……”针头保护套已经拔出来了,巴恩斯依旧置若罔闻,史蒂夫顿了顿,一只手按住巴恩斯的右臂——他的左臂是一条金属义肢,所以史蒂夫只能通过右臂给他打抑制剂。

出乎意料的是,史蒂夫的手刚碰到巴恩斯,就被一股巨力猛地甩开,他措手不及地向后倒去,后背狠狠撞在前排椅背。与此同时,巴恩斯的怒吼在车厢里回响:“别他妈碰我!”

史蒂夫愣了愣,用力地鼓了鼓咬肌,他扶着椅背起身,命令道:“等一下,巴恩斯和斯科特一起留在车里。”

-

如之前一样,不过三十分钟,史蒂夫便和同僚一起把犯事的人全数押进了车里,清点人数的时候,他数来数去,怎么都少了一个人。他环顾四周,半是愤怒半是无奈地问斯科特:“巴恩斯去哪了?”

斯科特嘴里吹出的泡泡糖“啪”地破了:“他说上洗手间,你知道我拦不住他的,头儿。”

“我知道了,你们在这里等五分钟,如果我还没回来,山姆当临时队长,先回局里。”

“好的头儿。”

史蒂夫交待完,跳下了车。

不远处的巷子里,一个棕色头发戴面罩的男人正恼怒地踹着巷子尽头的垃圾桶出气。他刚刚已经打过掩盖剂了,但身体依然烫得厉害,好像有一团火在里面乱窜。虽然烈日照不进巷子,但是热气丝毫不少地经由空气往里面灌,巴恩斯这一动作,竟然感到屁股有水在流出来,不禁闷哼一声,心里不断骂娘。要不是那个讨人厌的金发alpha既跑来跟他说话,又碰到了他,可能他还不至于半路出来补打针剂——干这一行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幸好他是个喜欢有备无患的人,随时把针剂带在身上。

水流混着汗液越来越多,巴恩斯不由自主地拧腰喘了两下,但他立即回过神来,愤怒地夹紧了屁股,从怀里又拿出另一支药剂为自己打上。随着冰凉的药物流入血管,他的呼吸终于逐渐平复。照理说他今天打的量已经超标了,但是他绝不能让omega的味道出现自己身上,他知道那个金发大个子会找他。

正如巴恩斯所料,史蒂夫很快便朝巷子追来,但他并不是因为巴恩斯的信息素,而是因为闻到了另一种久违而熟悉的味道。

光是闻到那么一点点若有似无的气味,他就几乎硬了。

史蒂夫的心脏狂跳,紧张、疑惑、胆怯、兴奋在他的胸腔里来回冲撞,撞得他耳边也在咚咚作响——他上一次闻到这股味道已经是八年前的事了。这股味道,属于他高中时干过无数次的omega,他那时候的小爱人。

他捏紧拳头,两条腿忍不住狂奔起来,他循着那一丝香甜,一头撞进了一条窄巷。

然后他看到了巴恩斯站在里面。

史蒂夫怔了几秒,而后飞快跑了进去,来来回回、仔仔细细地检查巷子里的每一个角落,但是一无所获。他三两步走到盯着他一举一动的巴恩斯面前,着急地问道:“你有见到一个omega吗?”

“没有。”

“但是味道就从这条巷子里传出,我没有认错!”

“什么味道。”

“omega的气味,你没有闻到吗?”

“闻到了,刚刚有omega来过吧。”

巴恩斯冷漠的态度让史蒂夫的一时脑热快速冷却,他尽量控制着呼吸,问道:“巴恩斯,你在巷子里干什么?”

巴恩斯将手里不知何时点上的烟掸落在水泥地上,用脚尖碾熄,平静答道:“没事干,抽烟。现在抽完了。”

史蒂夫抿住了嘴唇,站在原地,目送巴恩斯走出巷子后,他蹲下身,将那截烟蒂捡起来,放进了口袋里。


 


回到警局,把刚刚抓的六个疑犯交给同僚后,史蒂夫本来打算先去一趟物证科,把巴恩斯的烟蒂交给他的一个同事兼朋友佩姬,但才踏出审讯科,就看到山姆朝自己招手,“队长,局长找你,不知道是不是见你干得好,要给你升职。”

“你是说上周九头蛇的案子?”史蒂夫笑着摇头,“那是我们全队人的功劳,要升也不应该只升我一个。”

“你就别谦虚了,头儿,”斯科特搭上他的肩膀,“我们围捕失败,他们劫了一辆大巴逃跑,是你一个人把他们抓住的,我们赶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全被铐在路边的栏杆上了,跟烤炉上的一排热狗似的,笑死人了。这些跟我可没关系,要是局长升我职,我还良心不安呢。”

“不能这么说,我们在同一队,所有荣誉都应该……”“行了行了,别说了头儿,快去局长办公室吧,有什么好消息今晚请兄弟们喝酒,就算是有福同享了。”

史蒂夫说不过几个伙计,答应了无论如何今晚都会请大家喝足三轮后,往局长办公室走去。其实他也猜测局长是为了九头蛇的案子找他,所以当他推开门,看到已经站定在办公桌前的巴恩斯时,略微有些吃惊。同样地,他也在巴恩斯的眼神里捕捉到了一闪而过的疑惑。

史蒂夫走到与巴恩斯并排的位置,开口道:“我是警员43988号史蒂夫·罗杰斯,长官找我有什么任务?”

一只眼睛戴着眼罩的局长站起来,仔细地打量了站得笔直的史蒂夫一番,嘴边露出一个笑容:“我看了九头蛇案子的报告,你表现不错。寇森——哦,也就是副局跟我说,你形象可以,建议选你当模范警察,你认为如何?”

史蒂夫答道:“比我出色的警员有很多。”

“能一个人制服一车歹徒的警员可不多,就这样决定了,等下副局会安排你去拍招募警员海报,上各大警讯和电台。”

“……是,长官。还有其他事吗?”

“当然有。”局长重新坐下,一只手翻开桌面的资料,“九头蛇集团的案子还没完,施密特现在请了一个很有名的律师,名叫左拉。我派人搜查过了,现场一粒摇头丸都找不到,而施密特的所有手下都声称不认识施密特,说他只是被劫大巴上的一个普通乘客,这种情况下很容易被左拉打赢官司。

“所以我们要在庭审前拿到施密特贩卖毒品的新证据。”

“但是,第一,我们开不到搜查令;第二,我派去九头蛇卧底的人目前在他们公司依然是一个普通文员,查不到任何和毒品有关的消息。”

“我可以潜入施密特的办公室,他的电脑很可能有犯罪证据。”

“我们从卧底得知,施密特的办公室经过改造,非常难进去,而且万一被发现我们警察非法闯入,对整个警队的影响非常不好。我和副局经过商量,锁定了一个关键人物——施密特的女秘书,莎伦·卡特。”

史蒂夫皱了皱眉,“你是说当天出现在现场的唯一那个omega?”

“没错,你制服的那个。调查发现,莎伦·卡特在三年前成为施密特的秘书,大小事务基本上都经过她的手,施密特去到哪儿都喜欢把她带在身边。她虽然是omega,但身手不差,那天打伤了三个alpha警员,这可能是施密特欣赏她的原因。”

“长官认为她是突破口?但是短短三年,施密特未必什么都向她全盘托出了,她很可能什么都只是一知半解。”

“一知半解就够了。”局长微微笑道,“我现在要将她无罪释放,并且派人保护她,让施密特觉得她已经是我们的控方证人,从而逼他狗急跳墙。昨天我们对莎伦·卡特审讯了几个小时,她一个字不肯说,所以我们必须要逼施密特那边行差踏错。”

史蒂夫说道:“明白了,长官,你让我去保护莎伦·卡特。”

“不止是你,是你们,单独一个alpha保护一个omega不合规定。”局长看向站在史蒂夫旁边,由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的巴恩斯,“你们两个去保护她。”

“是,长官。”

“是。”

两把声音同时响起。史蒂夫愣了愣,短短几天里巴恩斯不止一次地无视他的命令,他以为对方是一个目无上司的人,而且大概有些讨厌自己,理应拒绝局长的命令才对。

似乎看穿了自己的想法,站在他左边的巴恩斯转过身来,轻拍他的右肩两下,突然对上视线的漂亮双目绿得他有些发愣,“我遵从长官的一切安排,我会和罗杰斯一起完成任务。”

局长点头,“那就再好不过了。出去吧。”

巴恩斯率先出门,史蒂夫慢了两步,踏出办公室时只来得及看到巴恩斯的背影即将消失在走廊,他莫名其妙地冲动喊了声“巴恩斯!”,但后者连脚步都没有稍作停顿。

史蒂夫站在原地,下意识地去摸放在上衣口袋的烟蒂,摸索一阵后突地停住——巴恩斯的烟蒂不见了。



TBC

评论(34)
热度(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