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先生揸积架定吉普_(´v`」 ∠)_

场面一度十分搞笑Ⅱ

我的一家人。我的旁友。我的丫。

搞笑的日常生活:D

第一辑

第二辑(竟然连载起来了)


二十几年前我在某个托儿所,一天傍晚,老妈接我回家的时候发现我的手臂上有块淤青,她着急地问我是不是摔倒了,我说是一对双胞胎兄弟打的。

老妈生气极了,马上带着我要去找那对兄弟算账。

老妈:他们在哪里?

我:就在那里!妈咪帮我教训他们!

老妈:哪两个?……鼻青脸肿的那两个?手和腿出血的那两个?

我:是啊。

老妈:他们怎么搞的?

我:我打的。

老妈:宝贝我们赶紧回家。

 

还是二十几年前。

老豆:老婆,你为什么站在马路中间不动?没车来了。

老妈:我看到了一百元!

老豆:在哪里?

老妈:我把它踩在脚底了!我好兴奋,动不了。


老妈:今天我的同事收到了她老公给她送的花,好大一束,太夸张了。

我:老豆,老妈好像想你送礼物给她。

老豆随手捡起一个装蔬菜的塑料袋:好啊,把这个拿去送给你妈。

 

老妹:今天捡到了五块钱。

我:哦,你把它交给警察叔叔了吗?

老妹:没有。

我:你昨天不是还在唱“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

老妹:可这是五块钱啊。

我:好的。


昨天出了个小车祸。

丫: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我:无大碍,胸骨骨折而已,只要……

丫吸吸鼻子,嘤嘤哭了起来。

我:你为什么要哭?

丫:你,你是不是,是不是要死啦?

我:大吉利是!你是不是想我死了,你就能找新欢啦?

我:我错了,我不应该这样说,不要哭啦。

我:你听我说,真的没大问题,只是痛而已,身体一个多月就能自然痊愈的。

我:乖啦,乖啦,不要哭啦……

我:没想到你这么爱我。

丫:鬼才爱你,去死吧!

 

我:外婆你在干嘛呀。

外婆:打开这个保鲜袋。

我:你为什么要拿着刀?

外婆:把它割开啊。

我:好的,以后保鲜袋我帮你开。

我:外婆你又在干嘛呀。

外婆:打开这包纸巾啊。

我:你为什么又要拿着刀?

外婆:把它割开呀。

我:好的,以后保鲜袋我帮你开,纸巾我帮你开。

 

奶奶说王母娘娘只让她吃鱼鸡猪。

然后有次老豆买了马肉回来,我们都没尝出来。

我:这什么肉啊?

老豆:猪肉呀。

老妈:味道有点奇怪,不太像猪肉。

我:对啊,你加了什么调味料?

老豆:酱油呀。

我:这真的是猪肉吗?

老豆:哈哈哈哈其实是马肉!想不到吧,不是猪肉,是马肉!

此时奶奶已经连吃好几片马肉了,闻言停下了筷子,面色凝重。

我:啊,老豆,我知道这是猪肉,南江市场哪里有马肉买啊,这是猪肉,猪肉。

奶奶重新拿起筷子。

老豆:真的是马肉!我没说是我在南江市场买的啊,我下班回家在路边看到一匹死马,很多苍蝇在上面,没有人要,我就割下几片肉拿回来了。

我:……

接下来奶奶突然一扔筷子,从凳子上一跃而起,然后在屋子里眯着眼一边跳一边转说触犯了王母娘娘,而老豆竟然忍不住哈哈大笑的事就不赘述了。


外婆正在做饭,突然听见奶奶在大喊:是谁偷了我的菜刀!是谁!

外婆探出头去,看见奶奶在阳台高高举着右手,做出砍东西的动作:谁偷了我的菜刀,我就斩斩斩斩斩他的头!

外婆把头缩了回来。

过了一会儿,外婆听见奶奶说:冰箱里怎么有把菜刀,谁放在冰箱里的?


评论(16)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