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世间情为何物_(´v`」 ∠)_
© 云鲤鲤鲤
Powered by LOFTER

(锤基)竹马弄青梅6

双性!洛基,低俗土味,注意避雷

第1~3章

第4章

第5

索尔突然提起罗杰斯,洛基一下子还想不起来自己上周啥时候跟人说过话。他也懒得寻思,抛了句“无聊”转身就走。索尔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不停发问:“不是他?那是谁?不可能,就是他了,你压根不理别的人,那家伙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有什么好的,而且他还学我留胡茬!”

洛基翻了个白眼,加快了步伐,指望着回到教室索尔就不会在自己耳边喋喋不休的了。不料巧得要命,他刚回到教学楼走廊,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叫道:“洛基,等等。”正好是罗杰斯。

洛基还没开腔,紧跟其后的索尔便大喊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是他!罗杰斯,你这个混账!!”

“什……”罗杰斯莫名其妙地挨了一拳,眉头皱了起来,“你是那个,索尔?你怎么回事,我只是来通知洛基物理比赛的……够了!”再好脾气的人无端端挨了几下,也忍不住举起双拳,索尔一看,心想这不是默认干了轻薄洛基的事儿是什么,暴怒地吼叫着,拳头雨点般往同样金发碧眼的高个子身上砸去。

几个经过的女孩子被吓到了,怯怯地靠近挨在墙上看戏的洛基,“他们怎么打起来了?你,你要不要去劝劝他们?”

“我?”洛基指指自己,无辜道,“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打架这么严重的事,是不是应该让老师或者主任来处理?”

几个女孩子一听,觉得有道理,刚要跑去办公室,一把女生从旁边传来,“先别惊动老师,打架要记过的,我们先劝劝架。”

女孩子们连连点头,“啊!对哦……”

洛基转头,“你哪位。”

“简珍,二班的。”眼前是一个棕色长卷发的女孩子,洛基歪歪头,想起来索尔不久前说过这个名字,说是他喜欢的类型。“你是男人吗,你的朋友跟人打架,你就打算站在这里什么都不做?”

洛基眯了眯眼:“我了解索尔,他想做的事没人能拦得了他,而且他又不是打不过罗杰斯,我还需要做什么?请指教指教。”

“你根本不把他当朋友。”

“我把不把他当朋友关你什么事?”

“你……”

就在这时旁边一个女孩尖叫道:“他,他流血了!”

“谁流血了?”索尔愣了愣,仔细看了看罗杰斯,“你眼睛有点血丝,说的是你吧。”

罗杰斯猛地清醒过来,“丁索尔,是你流血了,对不起,我马上把你送去医务室。”

索尔又捏起拳头,“去什么医务室,继续打!看我打到你不敢干混账事为止!”

“我到底干了什么……”“不是他。”洛基突然打断了罗杰斯,索尔吃惊地转过头来,“他什么都没干?你为啥现在才说?”

“就这样,我回去了。”

“等等!洛基,你……”

“先去医务室再说吧,”简珍说道,“你的绷带渗血,可能是底下的什么伤口开裂了,我送你过去吧。”

“……也对,先去医务室。”索尔想到要是重新缝针,说不定又要在家待几天见不到洛基,赶紧答应下来。不远处的洛基走了几步,见身后没有人追来,心里冷哼一声,加快脚步往教室走去。

-

直到早上第二节课快上完,索尔才打报告进教室。洛基埋头写笔记,看都懒得多看他一眼,结果正认真写着字呢,一个小纸团准准扔到他手边,伴随着响亮到不行的气音,“洛基!洛基!拆开来看!”

洛基两根手指拈起纸团,扔进了他的自制小垃圾箱里。

下课铃响后,索尔不出意料地第一时间跑了过来,“洛基,你干吗扔掉我给你的纸团啊,我想告诉你我的头没事了,虽然补缝了一针。”

“你以为我关心你的头有没有事?关心你和那个女的去了几节课没回来?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那个女的?噢,你说简珍啊,她只送我去了医务室,医院我自己去的,怎么了吗?而且我觉得你说得不对,”索尔露齿笑道,“你就是有关心我的头,不然你也不用阻止我继续打架。”

“我关心罗杰斯的头。”洛基整理好课本放进抽屉里,“走开,我去上厕所。”

“哦,好……等等!上厕所?”索尔突地拉住洛基的手腕,“要不要我帮你在门外站岗?”

索尔第三节课也去了医院。

-

每周三下午最后一节是劳动课,老师整了整作业本打算走,正巧看到索尔顶着满头绷带在拖地,便走到通知小黑板边上,用手指点着值日表里擦窗户的那一栏,往右一划,在周三对应的那个名字定住,“那个,洛基,你来帮索尔拖地,擦窗户轻松。”

正仔细擦着窗柩的人顿了顿,“好的,老师。”谁知道话音刚落,另一边的人拄着拖把说道:“不用,老师,而且这个拖把柄有很多倒刺,容易划到手。”

“对哦,洛基的小手手这么嫩,被划到就糟糕了——”在一旁扫地的范达尔嬉皮笑脸地搭腔,然后望向索尔,以为对方会给自己回一个心领神会的戏谑笑容,但没想到平时最喜欢开这种玩笑的人直勾勾地看着洛基,满脸真切的担心,“没错,划到手就不好了。”

洛基脸一黑,大步走到索尔面前,把抹布甩到那张俊脸上,一把抢过拖把,“快回家吧,不过路上那么多车,看着点,被撞死就不好了。”

索尔一点儿也没生气,扯下抹布随意擦了把脸上的水,“我舍不得死,我还得,”他压低声音,脸上透着红晕,“咳,保护你呢。”

洛基冷笑,“你还想去一趟医院?”

“如果你想我去,我就去,我……嗳简珍!等等!早上你帮我垫的钱我现在还你!”说到一半的人突地朝门外跑去,洛基冷冷睨了眼,握着拖把柄往前一掼,手心一疼,竟然真刺到了手。

TBC

评论(37)
热度(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