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世间情为何物_(´v`」 ∠)_
© 云鲤鲤鱼
Powered by LOFTER

(锤基)竹马弄青梅8

双性!洛基,低俗土味,注意避雷


第1~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索尔说的没错,洛基改走的那条路绕了道,学校本来离家就不近,这下更远了。恰逢初夏,天气燥热,周围草丛多,蚊虫自然也多,洛基穿的裤子的确是改过的,紧紧裹着一双又细又直的长腿,看上去是好看,但越走越让人觉得四处痒痒,好像有虫子钻进了裤管,偏偏裤子窄,挠又挠不到。

洛基蹲下身“刷刷刷”地补喷花露水,起身之前往身后瞥了眼,弯弯曲曲的泥土小径半个人影也没有。周围一阵接一阵的蝉声吵得人心烦意乱,他从喉咙里闷闷地哼了声,在心里不停地咒骂惹人厌的天气,惹人厌的虫子。

索尔?索尔在他心里连虫子都不如,洛基紧紧抿着唇想道,他连骂都懒得骂他。

等洛基回到家,天已经黑透了,夏天白日长,这会儿估摸都快八点了。妈妈在门口摇着扇子纳凉,见到他立马走上前来,从兜里掏出小手绢替他拭额角的汗,“小基,今天怎么这么晚?”

洛基乖乖地站着,让手绢在自己额头脸蛋上来回地擦,“在学校做功课,忘了时间。”

“大锤忘了告诉你他今晚会来咱们家吃饭吗?他一直没吃东西,说要等你回来才吃,你赶紧进去吧。”

“他有来?”洛基眉头一皱,果然隐约听见索尔的声音从屋里传来,顿时握紧了拳头,大步朝里面走去。刚到饭厅,他就瞧见一个宽厚的身影占着他平时吃饭的位置,大手捏着小小一个白酒杯,跟他爸爸坐在隔壁,哈哈哈哈地不知在笑什么,没说两句就低头猛啜一口。爸爸率先看见洛基,笑眯眯地冲他招手:“坐下,喝一杯。”

洛基站着不动,“喝了会变得像你们一样蠢吗,是的话我不喝了。”

“噢洛基!你回来了,”索尔摇摇晃晃地转过身来,整张脸红通通的,显然喝多了,“来……来这边坐下?”

“你坐了我的位置。”

“是吗……?”索尔放下白酒,挠头思考了半天,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你坐这里,那咱俩……都有地方坐了。”

洛基冷笑:“我可以坐你的坟头。”

“没礼貌!”爸爸把饭桌拍得咚咚响,“人家好心好意请你坐他的坟头,你怎么好意思拒绝?”

“他是让我坐他大腿,爸爸。”

“是吗?”爸爸打了个嗝,望向跟自己喝了足足一小时了的金发男孩,“坐大腿不太好吧,你俩拍拖了?”

“没,我当洛基是亲弟弟那么亲,我是要,嗝,保护他的,拍拖那是轻薄他了,我不干……那样的事。”

洛基面无表情地背着书包回房,走了两步被人拽住手臂,一阵酒气扑面而来,“洛基你还没……吃饭呢,肚子饿……不饿?你妈妈做了好多好吃的,快坐下来一块儿吃……”

洛基抬手挣脱,“见到你就饱了。”

“小基,别这样说话,你不用后悔跟大锤说了咱家的秘密,他不会说出去的,妈妈也相信他。”

洛基猛地转头,“根本就不是我说的!”

“那他是怎么知道的?”妈妈走过来,抬手轻轻抚摸比自己高了大半个头的儿子的脑袋,“大锤是个好孩子,如果你们多点相处,妈妈会很高兴。今天他早早来到咱们家,帮妈妈洗菜烧饭,然后坚持等你回来才吃饭,又陪你爸爸喝酒……”

“他吃了,”洛基打断道,“你看到他碗旁边的鸡腿骨了吗。妈妈,你说的故事真感人,我回房了。”

“不行!”刚刚才甩开的手再一次握住了他的手腕,“你还没吃饭……”

这回抓住自己的人使的劲儿特别大,洛基甩了两下没甩开,不禁生气地伸手在索尔粗实的手臂上拍打,“松开!”“别,小基。”妈妈把手垫到了他的巴掌底下,“说实话,你们是不是吵架了?无论如何,他现在喝醉了,明天等他清醒了,你们再好好地把话说清楚。”

“好,”洛基扯着人往外走,“现在先把他扔回家里去吧。”

“大锤爸妈到城里去了,下礼拜才回来,他的头没好,又喝醉了,今晚就住咱们家。”

“不要!”洛基闻言立马拒绝,“他在自己家也不会出事的。”

妈妈摇摇头,“小基,你带他去洗澡,妈妈现在去收拾下客房。”

“不要,他这个样子怎么洗,难道要我帮他擦身?我不干。”“对……”索尔醉醺醺跟着点头,“我脏,别弄脏洛基了,我自己能洗。”

话音刚落,高大的人栽倒在了地上。

-

醉酒的人比想象中还要重,洛基在妈妈的帮助下吃力地把人拖上客房的床,而后立在床边半天没有动作。

在床上呈大字型摊开的人浑身都是难闻的酒味,在关了房门的房间里不断发酵,洛基的眉头紧了又紧,终于决定速战速决。他嫌恶地脱掉索尔身上的运动服,用力扔到角落里,然后在妈妈刚才帮忙准备的水盆里捞出毛巾,随便拧了拧,便重重地开始在索尔身上擦,还没有下午擦窗柩轻柔。

他先把人翻烙饼似的翻了个身,恶狠狠地擦完了后背和腿,又一翻把人翻回来。毛巾把床单弄得有些湿了,水顺着毛巾角滴滴答答往下掉,洛基不得不转身去把它拧干点儿,一转身竟然看到床上的人在伸手挠下面。

“你醒了就自己擦!”洛基啪地把毛巾甩人身上,床上的人却一丁点儿反应没有,手也慢慢从裤裆那儿滑了下来。洛基黑着脸走过去,捡起毛巾往人脸上一顿猛糊,直到把一张俊脸擦得红上加红,醉汉也依然纹丝不动。

“恶心,睡着都要摸老二。”洛基啐道,开始给索尔擦前面。不知是不是灯光原因,毛巾底下的肌肉结实而饱满,擦到腿根的时候那一大包鼓鼓囊囊的,尤其扎眼。洛基冲着人脸蛋左右扇了几巴掌,见人还醒来的迹象,不禁翻了个白眼,低骂道:“蠢货,醉了就不知道尿急了。”他坐在床边思来想去,担心对方一大泡尿毁了床单床垫,自己还得善后,但扶去厕所自己又没那个力气,便循着记忆从床底找出一个尿盅,眯着眼扯掉对方的内裤,然后推到床边。

他咬牙把醉鬼拖起来靠在床头,把尿盅放到人跟前。

一分钟过去了,索尔微微打起了呼。

洛基怒了,握住那根沉甸甸的玩意儿,对准尿盅,“给我尿!”

索尔梦中咂咂嘴,打了个酒嗝儿。

洛基咬牙切齿地换了个说法,“你可以射了。”

清晰的水声在房间里环绕。



TBC

下一章就。。。。那个。。。没啥 睡了! 


预售

评论(35)
热度(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