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从何处来,要到何处去_(´v`」 ∠)_
© 云鲤鲤鱼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小助手 上

*小助手Bucky,谢谢 @敷怒怒呼噜噜 太太的安利,您要一起吃吗~

 

<<<

谁都知道Bucky是美国队长最得力的助手,当然了,他们并不知道小助手为美国队长做的远不止他们所看到的。

热闹的小酒馆里,士兵们在欢快的奏乐声中喝下了一杯又一杯的啤酒,无所顾忌地大声欢笑,仿佛处在最和平的年代。人群当中,一个小个子格外惹人注目,他身材矮小,面容年轻,要是换身衣服,手里再拿几本书,就和那些躲在战火并未燃及的地方读书的学生无异。

当然了,他的年龄比看上去要大,但体型比他大上一圈的士兵们总会下意识的把他当成吉祥物似的逗他玩儿,这会儿他们就在起哄,“好样的!”“再喝一杯,让我们看看你的本事儿!”

Bucky其实酒量不大行,两杯下肚脑袋就已经有些晕乎乎的了,但他正在兴头上,一下子便把来酒馆前向人保证的话忘得一干二净,高高兴兴地举起手,冲酒保喊道:“再来一杯!”

“好……”“不行。”

有人打断了酒保的话。

士兵们闻言,连忙让出一条道来,“队长,你怎么来了?”“废话,来酒馆当然是喝酒啊!”“我请队长喝一杯!”

“不用了,你们继续喝,不用管我,”Steve冲士兵们颔首微笑,“我来把Bucky接回去,他喝不了多少,等下醉了就麻烦了。”

“谁说我喝不了多少?”被提及的人马上不满地嚷嚷起来,“走开,大个子,我要喝酒!”

这是已经醉了吧?士兵们纷纷笑着摇头,不过他们即使醉了,也没人敢这么对队长说话,朝队长发脾气闹别扭,除了Bucky。

不过很显然,这跟队长的纵容脱不了干系,被一巴掌推开的人不气也不恼,只是重新挡在了Bucky面前:“明天一早我需要你帮忙,如果你宿醉头痛的话就帮不我了。”

“哦……是吗?”小个子犹豫起来。

“是的。”

“好吧,那我就跟你回去吧,”Bucky慢腾腾地往门口挪去,一边对一旁的士兵们说道,“下回!下回一定要让你们看到我的真本领。”

士兵们哈哈大笑着点头说好。

-

刚出小酒馆的门,鼎沸的人声就小了不少,凉凉的夜风和着月光轻轻挠在脸上,Bucky连打了两个酒嗝,毫不客气地拉了拉高个子军人的袖子:“我走不动了,你抱我。”

Steve叹了口气:“是谁说自己没醉,还可以再喝的?”

“我的确还可以喝,”小助手嘟嘟囔囔的,“我只是给你找机会。你抱不抱?”

Steve顿了顿,半蹲下身把人抱了起来,“什么机会?”

Bucky闭上眼睛,舒服地抱住Steve的脑袋,酡红的脸颊抵在金发的发顶,“别装傻了,你现在可不是在往营地走。”得不到回答,Bucky狐疑地睁开眼睛,顿时气急,“我们不是要去小树林吗,营地里随时有人会找你!”

“可是Bucky,我们不能……”

“‘可是’和‘不能’这两个词就应该下地狱!”Bucky怒气冲冲地说道,挣扎着从Steve怀里跳下来,托正直的美国队长的福,他现在清醒不少了,“你不想吻我吗,你知道趁我睡着了偷袭我,怎么不知道主动一点?”

Steve的脸一下子红起来:“我吵醒你了吗,对不起,我以为吻一下你的额头不会……”“这个的确闹不出多少动静,但你对着我撸了吧,是吗,虽然你用被子挡着,但我听到你的呼吸声变重了,”Bucky的脸蛋也红扑扑的,“damn it,我本来不想拆穿你的,看现在多尴尬,都怪你!”

“是的,都怪我,”Steve低头看着气呼呼的小个子,眼神温柔极了,“不要生气了,我以后会很小心,不再打扰你的睡眠。”

“哼,我可不是在气这个!”小助手烦躁地大吼,跺了几下脚,猛地扯住Steve的领带,踮脚亲了上去。

柔软湿润的嘴唇急切地贴了上来,带着酒气的舌头宛如一条狡猾的小泥鳅,Steve呼吸一紧,难以自制地回吻起来。Bucky的身子随着口舌交缠一点点变软,Steve搂着人的腰,往上一提,再度把人抱起。他一刻不停地吻着Bucky,慢慢往小树林走去。

小树林里静悄悄的,Steve停在一棵高大的桦树底下,让树影掩去他们的身影。Bucky腿一伸重新落地,抬头又继续吻上他,过量的唾沫从两人的嘴角流下,淌在Bucky的下巴上。Steve刚想伸手为他拭去,不料Bucky先一步退开来,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调皮的小舌头滑出嘴巴,慢慢在自己的嘴角舔了一下,又舔了一下,直到把两人的唾沫都舔走为止。

Steve察觉到自己的呼吸变重了,积聚在腹部的热流随之迅速往下,他连忙与Bucky分开了些,但他甫往后一步,Bucky就向前一步,他再往后,Bucky再向前,他最得力的助手此刻一点都不善解人意,反而伸手探向了他正逐渐抬头的地方,“Steve,你硬丨了吗?”

美国队长眼疾手快地握住那只比自己小了一码的手,“Bucky,我说过接吻可以,但最多也只能接吻。”

Bucky愣了一下,马上愤愤地要把他的手甩开,“不会是真的吧,大把士兵十六七岁就破丨处了,你竟然说我们最多只能接吻?”

“是的Bucky,你听我说,”Steve紧紧攥住那两只想要胡作非为的手,“你想要我可以帮你,但是我的不能让你……”

“凭什么不能!”Bucky大叫起来,他知道他可以用上脚来摆脱桎梏,但是他丝毫不想伤害到Steve,便只能憋屈地扭着手腕,“松手,你弄痛我了!”

Steve一下子松开了手。

Bucky骂骂咧咧地揉着手腕,“该死的,你力气怎么这么大,我还以为手要被你捏碎了!”

Steve懊悔不已,想要走近看看,但犹豫之下反而后退了一步,Bucky一看更生气了:“你是不是那儿不行?”

“啊?”Steve吃惊道,“不是,但我……”

“那你躲那么远干什么?!”

Steve摇摇头:“Bucky,我刚才那样就弄痛你了,我不可以……”

“哼,说白了你就是小气,连摸一摸都不可以?”

“……我会吓到你的。”

“你未免太瞧不起我了,我又不是没见过你那儿,洗澡的时候大家都见过了,也就比普通人大一点嘛!”Bucky生气地将手叉在腰上,“我可不怕你,而且我才不信你有多么厉害!”

Steve知道这是激将法,仍然只是摇头。他明白摸一摸算不上什么,但他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让事情往不好的方向走去,而后做出什么伤害Bucky的举动来。虽然恋人之间有肌肤之亲是很正常的事,但Bucky看起来是这么的小,不仅是脸蛋,连体型也是,他的大腿几乎还没有自己的上臂粗,腰只有那么细细一把,屁股似乎用一只手就能掌住一边。光是对Bucky抱有性丨欲,Steve就对自己谴责不已了,更别说是其他的,例如让他漂亮的嘴唇含住自己,例如真枪实弹地把自己的东西放进去。他一定会弄坏Bucky的。

Bucky气坏了,头也不回地往营地跑去:“随便你,我不稀罕!”


TBC

评论(41)
热度(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