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发渐渐消失_(´v`」 ∠)_
© 云鲤鲤鱼
Powered by LOFTER

为人父母2

ABO,《无声歌》的养宝宝番外,可独立看啦(/≧ω\)

欢迎来听这个超可爱的教说话的音频


<<<

TJ不明白妹妹为何老是突然哭起来。

明明上一秒还好好的咬着奶嘴,下一秒却可以脸一皱,紧接着“哇”的一声哭出来,含在口中的奶嘴也会掉到一边。每到这时TJ总会焦躁不安,急得像一只小陀螺一般滴溜转着去告诉爹地,“爹地——妹妹又哭啦——呜哇,我也想哭了……”

“有什么好哭的?”爹地总会这样回答他,然后大步流星地走到小床旁边,一只手把妹妹抱到臂弯,一只手撩起衣摆把波波凑到妹妹的小嘴边。

大多数时候,妹妹便会神奇地止住哭声,但有时候,她会哭得愈发厉害,如果这样的话,爹地就要开始第二步了——他会用一只手臂夹着妹妹,然后另一只手拉开妹妹的尿布,看看里面有没有便便。要是有便便爹地就会给妹妹洗屁屁然后换尿布,没有的话就要进行第三步第四步……

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的TJ纳闷极了:“爹地,为什么不直接问妹妹到底想怎样?”

巴奇说:“妹妹还不会说话。”

“她是哑巴吗?”

“不是,她晚点儿就会说话了。”

“想想她也不是哑巴,哑巴才不会哭得那么大声,”TJ想不明白,“但是为什么她能哭,却不能讲话?”

巴奇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人不是一来到这个世界就会说话的,得慢慢学。”

“我也一样吗?”

“你也……”还没说完,巴奇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吃吃笑了起来,“你也一样。”

TJ疑惑地抬头观察爹地的脸,“爹地,你笑什么啊?”

“没什么。”巴奇这么说着,脸上的笑容却一点都没有要收起来的意思。他把渐渐止住哭声的女儿放回小床,而后急匆匆地跑到角落里摸出手机,在儿子大惑不解的视线中打开了储存在收藏夹里的一个录音文件。

TJ小跑过来想看看爹地在搞什么鬼,但甫一靠近,一只寒光闪闪的手便把他拎开了。男孩坐在地上愣了十秒钟,委屈地扁起嘴巴,“爹地,TJ要和你一起看手机。”

爹地没有理他。

TJ气鼓鼓地:“我讨厌死爹地了,爹地的金属手臂一点都不酷了。”

爹地压根没有理他。

TJ坚强地忍住眼泪,跑到固话那儿拨了一串数字,“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

“怎么了?”爸爸的声音温柔极了,“你和爹地想我了吗?”

说到爹地TJ就生气:“爹地欺负我,不让我和他一起看手机。”

“噢,是吗?”爸爸的声音依旧温柔极了,这让TJ很是失望,“爹地不让你看手机一定有他的理由,你不能因为这个生爹地的气。”

“哼!”

“你去问问爹地,他今晚想吃什么?”

TJ“啪”地挂了爸爸的电话,然后气愤地按下另一串数字,“喂,是不是约翰尼啊?……你家有炸薯条吃吗?……唔,我想搬去你家住,你能不能过来接我啊?……约翰尼,你会不会欺负我啊?如果你也欺负我,我就不知道要去哪里住了。……嗯!我在我房间的窗户那儿等你!”

此时巴奇正抱着手机窝在沙发上傻笑。他正在听几年前录的一段音频,当时TJ刚满一岁——和现在一样,他和宝宝待在家里,而史蒂夫去看店,没有alpha的陪伴太无聊了,巴奇几乎每天都要录点什么给史蒂夫发去——这段音频是其中最教巴奇印象深刻的一段。

当时他抱着还不大会走路、也不大会讲话的TJ:“TJ,说‘daddy’。”

TJ:“Dad…daddy.”

“说‘papa’。”

“Papa! ”

巴奇笑了一阵,声音黏黏糊糊的,“你说‘papa’怎么总是说得比‘daddy’好啊?”跟儿子说话的时候他会不由自主地变得奶声奶气,“说‘papa, we miss you’。”

“Papa, v…”

“很难吗?试试说‘papa, come back soon’。”

“...soup.”

“笨死了!好啦,换个简单点的,说……‘papa, love you’。”

TJ睁着圆咕碌的眼睛,努力地学舌:“Papa, fuck you. ”

巴奇一下子乐坏了:“不对,是‘love you’,不是‘fuck you’。”

“F…fuck you! ”

录音在巴奇的大笑声中戛然而止,而现实当然不似录音结束得那么轻易,那天史蒂夫一进家门便听到儿子在大声说“fuck you”,他第一时间阻止TJ继续说这个词后,逮着他的omega狠狠“教训”了一通。

巴奇回忆着那天的场景笑个不停,全然不知TJ此时已经从窗户爬了出去,跳到另一个男孩怀里,然后坐上一辆儿童电动车绝尘而去。


TBC


大概是这种车,敷怒怒太太找的图可以说是非常酷了

评论(39)
热度(357)
  1. Samantha云鲤鲤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