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从何处来,要到何处去_(´v`」 ∠)_
© 云鲤鲤鱼
Powered by LOFTER

我觉得住我楼上的男人有点不妥1-2

国语版,感谢翻译的各位太太!!!

粤语原文

Summary:和Steve一夜情后怀了BB的Bucky住到了“我”家楼上,并让“我”冒充他的男朋友以向Steve隐瞒BB爸爸的身份


<<<

第一集 上

译者: @老邦迪 


是这样的,我觉得住我楼上的男人有点不妥。

一开始,我对这个男人的印象只停留在长得好看,并不觉得他有哪里不对劲,不过我能留意到他的异样,也是因为这一点。如果他不是全身上下按着我的审美来长,我才注意不到他。

事情发生在今天,六一儿童节,下班以后,Ben他们几个死党约了我在我家楼下的烧烤摊烧烤。

开头我们聊车聊球,但没过多久,话题就转向了男人——一般来说,男人是不会聊男人的,但是我们几个都是死给,所以对于我们来说,聊女人才是不正常的。

八卦完Ben和B仔的新欢之后,他们将矛头指向了我:“可怜的Hugo,人家B仔上过的人都排队到西关了,你连男人的手都好久没摸过了吧。”

“人家眼光挑剔嘛,不再找一个像CC那样的男人是不会拍拖的了。”

我本来已经决定随便他们怎么说都无所谓了,但我一听到CC这个名字就浑身不舒服。CC是我上一任男朋友,因为不肯跟我来广州所以和我分手。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放不下他,下意识开口反驳Ben:“谁说我没有拍拖。”

“真的吗,跟谁拍?”他们完全不相信,B仔更是笑得欠扁,“自己跟自己拍啊?”

我突然想起住我楼上的男人,一不留神话已经说出口:“他叫James。”

“怎么不干脆说你和‘詹士邦’拍拖,”Ben一边笑一边撞我肩膀,“连Dick都看不上你,谁还看得上你啊?”

Dick立刻踢了他一脚,但是转瞬又和Ben一起怼我:“你别说,连我都不相信你,你一个星期都不出去泡一次吧,怎么可能钓得到男人?”

既然谎话已经起了个头,索性继续编下去好了,“不用泡,他自己送上门。”

“有这样的好事?你叫的哪家头牌?”

“去死吧!”

“那你从实招来。”

大脑飞速运转,我慢慢开口:“他住在我家楼上,一开始我不知道他是gay,直到有一天他过来敲门,说他的钥匙落在公司里了,想在我这里睡一晚。然后……半夜三更,他扒光衣服爬上了我的床。”

“卧槽——”几个二货齐声感叹,不过Ben马上又拆我台:“这么骚,一定是丑逼。”

“你什么意思,丑逼才想被我睡?他长得比你下饭多了!”我下意识反驳,如果楼上的男人都叫丑逼,那全世界都是丑逼了。

 “不要激动,Ben不信你,我相信你,你有没有他的照片,拿出来分享一下?”

切,说到底还是不相信我。我生着闷气拿出手机,打开相册——等等,操蛋了,我手机里根本没有他的照片。

就在这时,一抹熟悉的身影在余光里掠过,让我精神为之一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楼上那个男人刚好经过,天助我也!我嘚瑟地抬起下巴指着烧烤摊外面:“不用看照片了,直接看真人吧!”

Ben他们顺着我的目光望去,当场变了表情,“卧槽,这么辣,你这个傻逼运气那么好?人家看上你哪里了啊?”

“不相信?”我飘飘然,“我叫他过来!”

 刚刚说完我就后悔了,但我马上安慰自己,他们几个都不会讲西班牙文,而楼上那个男人应该不会讲粤语,我们平时打招呼都是用西班牙文,如果他懂粤语,和我交流肯定会首选粤语。

我鼓起勇气走过去,叫住了楼上那个男人,用西班牙文说:“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我的朋友对你很好奇,想和你……打个招呼。”

住在楼上的男人闻言,转过身,面无表情地望着我,那双绿眼睛非常漂亮,但是没有一丝温度。我的心狂跳一下,竟然有点想发抖。

就在我想把话收回来的时候,楼上的男人回答:“哦。”

棒极了!

我忍住惊喜,将他带到那帮二货面前,隆重介绍:“这位就是James,你们可以叫他阿詹。”

果然,那帮二货立刻七嘴八舌地讲了很多没分寸的话,我有些紧张地望了楼上那个男人一眼,他依然面容冰冷,估计是真的听不明白。我松了一口气,向我的那帮朋友解释:“阿詹不懂粤语,你们讲到天亮也没有用,他听不明白。”

“那英语呢?”B仔问完,用英语和楼上的男人说了几句。

对了,英语!我再度紧张——幸好,楼上的男人一句话也不说,似乎也听不懂英语。

真是太幸运了!

B仔看上去十分失望:“粤语不懂,英语又不懂,我怀疑他是因为和你语言交流没有障碍才对你有好感。”

“拉倒吧你,承认你嫉妒我有个这么辣的男朋友。”

“真的挺惹火的。”Dick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那他床上功夫怎么样?”

“对哦,”B仔趁着住在楼上的男人听不明白,大胆地当面讲他的坏话,“他这么帅,又那么主动,是不是被很多人上过,后面都松了?”

我瞥了眼B仔:“不是哦,他紧得不行,又超级敏感,插进去还没动两下就爽到翻白眼,夹得我舒服到上天。”

“切……”B仔咽了下口水,但还在嘴硬。我没有理他,低声对楼上的男人用西班牙文说:“谢谢你了,要不要一起吃夜宵?”

男人没有回答,从我们的桌上拿了几串鸡翅,走开了。


 

第一集 下

译者:微博@aaa叶心心


这件事之后,我的心情好到不行,情不自禁多喝了几杯。走出烧烤档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好不容易一路晃到家门口,拿着钥匙对着锁孔插了好几次都插不进去。

“操,快插进去啊……”我一边低骂,一边弯着腰试图瞄准锁孔,身后突然有人说道:“我听得懂粤语,也听得懂英语。”

“谁啊?”我转过身去,一张漂亮的脸出现在面前,是住在楼上的男人,“哦,是你啊,原来你听得懂吗,我还以为你只懂西班牙语呢……嗝!”我笑着打了个酒嗝,直起身,顺口接了他的话,然后继续和那门锁较劲。过了几秒钟,我猛然反应过来——什么?他能听懂粤语?!

我顿时呆在那儿,惊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你说你……?”

他微微点了头,面色阴沉:“刚刚你说得挺高兴?”

是的,非常开心……我连忙否认:“不是,不是。”

“哦,”那双漂亮的绿色眼眸定定地看着我,“你为什么要说我是你的男朋友?”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不是故意的……”

他神色漠然:“你喜欢我?”

“哈?呃,呃……一点点?你长得那么好看,谁都会喜欢你。”

“是吗?”他皱起好看的眉毛,看上去有点低落,“你错了,不是谁都会喜欢我。”

我被吓得出了身冷汗,人倒是清醒了不少,和他打着哈哈:“谁那么没有眼光啊,哈哈……”

“关你屁事。”他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顿了顿,说道,“这两天会有一个男人找上门来,我要你假装是我的男朋友。”

“哈?”我惊讶地睁大双眼,“为什么啊?”

男人语气平淡:“我和他有过一夜情,怀了他的孩子,我不想让他知道。”

“哦,理解理解……不对,等、等会儿,你说什么,孩子?你是女人?!”

“我是男人,但我怀了孩子,有什么好奇怪的。”

我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头,痛感立刻袭来:“我不是在做梦吧?”

他伸出左手,出其不意地掐住我的手腕,然后施力,“你觉得呢?”

“哈?……操!好痛!放手!”此时此刻我已经完全清醒了,住在楼上的男人看上去面色如常,但他掐着我手腕的力气让我觉得像被铁钳钳住了一样,当他终于松开手时,我的手腕已经红了一片,冷汗不断从我的额角滴落。我怀疑如果他再稍微用力点,我的手腕就要被捏碎了。

“现在知道不是做梦了吧。”

我脸色发白,不停点头:“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好人。我帮了你的忙,你回报我,这不是很应该吗?”他冷冷地盯着我,“不愿意?”

“愿意,愿意极了……”我脑袋里乱糟糟的,不由自主看向他的肚子——真的有点微微突起,但要仔细看才能看得出来。我自言自语:“现在科技发展得真快啊,连男人都可以怀孕了……”

正说着,一只银光闪闪的手横空出现在我眼前,楼上的男人语气平静:“不要太好奇,不然它下次掐住的就不是你的手腕了。”

我整个人都怔住了,眼前这个挺着孕肚既凶狠又美丽的男人,第一次将他的手套脱了下来,而一直隐藏在手套之下的,竟然是一条金属义肢。

我的天,我想我知道他是谁了。


 

第二集

译者:@早睡早起身体好

 

“我可不可以打扰你一下……”

坐在我对面的人突然抬起头,语气不善地说:“什么?”

我本来想问问他究竟要吃多少碟点心才够,虽然主动提出要请喝早茶的人是我,但我并没有将全部财产都搭进去的打算——他一刻不停、一碟接一碟的,实在让人有点担心。

但他的眼睛一看向我,我马上很没有骨气地改口道:“我怕你不够吃,想问你要不要再加点。”

“不用。”

谢天谢地!我在心里面大声欢呼,不料他原来还没把话说完。这位好看到让我的心颤抖、让人错觉他不食人间烟火的男人巡视了一下桌面,客客气气地对我说,“我先不吃那么饱,等下还要喝糖水。”

我操!还喝得下糖水?!我小心翼翼地讲出心底的疑问:“你一个月在食物方面的开销是多少?”

他举起茶杯抿了一口,“一千。”

“美元?”

“人民币。”

“不是吧,你这顿饭就起码要花五百块了,还没算上糖水。”

“哦,我平时不吃这么多。”

“……说起来,你有没有听说过杜甫,知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他就是平常吃得不多,然后有一天突然吃了很多,就饱死了。”

“哦?”

“我……的意思是,你平时为什么不多吃点?你吃再多也依然会这么好看。”

“我容易长胖,”他满脸不高兴,“少吃点我会比较好看。”

他连不开心的样子都这么……我忍不住安慰他:“我觉得你胖一点也没有影响,而且你都怀孕了,没必要太在意形象吧?”

“有必要,”他撇着嘴角,“有个傻子我走到哪他就追到哪,随时随地可能出现在我面前。”

我马上竖起耳朵,“你说那个,和这几天会来找你的那个,是不是同一个人?”

我看到他明显全身一震,但很快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唔。”

“你不想他找你吗?”

“不想。如果他不再来烦我,我就可以天天放开吃了。”

“哦……”我想了想,问道,“你不喜欢他吗?”

住在楼上的男人倏地凶巴巴盯着我,“关你什么事?”

我一时间说不出话,嘴巴张张合合了老半天才说:“我就,随便问问,我不明白,既然你在意你在他面前的形象,又跟他那个……友好交流过,是不是对他有那么一点好感?而他四处找你,应该很在乎你,既然你们孩子都有了,不如拍个拖试试看?”

他没有说话,但我分明看到他颜色艳丽的嘴唇做了一个“傻逼”的口型。

真是要命,我不仅一点都没有生气,反而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不过就算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对眼前这个男人有一点点非分之想,因为根据我的推测,他就是之前被全世界通缉的危险人物,James Barnes,他还有个更响亮的称号——冬兵。

不过在这个通缉令之前,我就已经对他有所耳闻了,但并不是因为他本身,而是因为他有个叫Steve的朋友——世界上叫Steve的人数不胜数,单是从B仔的历代男朋友里面数就有超过五个Steve——但是这个Steve对于我来说比较特别,是这样的,我从小学开始,最崇拜的超级英雄就是美国队长,Steve Rogers。

我灵光一闪,对了,既然冬兵是美队的朋友,美队应该不会任由他乱来才对。我旁敲侧击,“你自己一个人来到这里,没有人反对吗,比如你身边那些特别正直的朋友?”

他的声音冷若冰霜:“不要再问。”

我尴尬地摸了摸脸:“那你慢慢吃,我去下洗手间。”

他没有理我,继续小口小口地吃起了桌面的点心。

去完洗手间回来,眼前的场景让我十分意外——不知为何,我们这桌无端端多出了一个人,我皱着眉走过去,想跟住在我楼上的男人解释下不可以邀请别人过来一起吃,但我刚刚走过去,马上愣在了原地。

我睁大了双眼,半天回不过神来:“你,你是不是美国队长?!我是你的粉丝!我从小就非常崇拜你,你可不可以给我签个名?”

面前这个金发碧眼、跟贴在我房间的海报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看向我,用英语说:“抱歉,我听不懂你说的话。”

对哦,不小心说了粤语!我正准备用英文再重复一次,但是住在我楼上的男人猛地一下子掐住我的手臂,对我的偶像说道,“我刚刚提到的,我男朋友。”

刹那间,我仿佛被十道雷劈中了似的,有什么迅速从我内心崩塌——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那个将住在我楼上的男人肚子搞大——或者说将冬兵的肚子搞大了的男人,就是美国队长?!


TBC

评论(27)
热度(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