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世间情为何物_(´v`」 ∠)_
© 云鲤鲤鱼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约个炮怎么这么难②

无厘头。。 看到 @狗旺旺😱 太太的这条微博以及和 @汲夜夜夜夜夜_ 太太插科打诨时脑的:D 一丢丢Jim/Blair【这对超可爱 日常安利!来自加剧The Sentinel哨兵 前情:① 几周前,Bucky下载了一个时下流行的交友软件。说是交友软件,其实更接近找人one night stand的地方,他很清楚这一点,并且也是冲着这个去的。不过与大多数人不同的是,他不是想要一个给他一夜欢愉的伴儿,而是找一个能偶尔让他带到家里去,哄哄Barnes夫人开心的,长期固定的sex mate——直到其中一方找到伴侣——为此他付一点钱也没关系。 很快他便看中了一个男大学生,对方有一头璀璨的金发,碧蓝色的迷人眼睛,棒到让人想尖叫的完美身材,以及……9.5英寸。Bucky看到他的照片就想骑到他身上去了,干他,或者被他干,随便,他发现自己相比起姑娘更喜欢男人不过是一年前的事,对同志圈子一无所知的他到现在为止,做的最gay的事就是看着gayporn纳闷那么小的洞怎么能轻轻松松塞进那么大的玩意儿,然后还一脸爽到飞起来的表情。他自己琢磨过,但连放一根手指都有点勉强,他想还是再来一个人和他共同研究比较好。 那个大学生一看就是很受欢迎的类型,Bucky赴约前心想得装作约过十来二十次的炮,不能被发现第一次约,不能在气势上输给对方。但见面后,Bucky大出所料,对方一身学院风的衬衫西裤,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一副准备上台演讲的乖学生样,和穿着V领T恤窄脚裤的自己简直是天壤之别。 不止如此,在软件里爱语频频的人话也少得可怜,双手就没从咖啡杯的杯柄上离开过,Bucky使出浑身解数施展自己的魅力,对方不仅不为所动,到后面竟然还别开了眼睛,最气人的是—— “James,要一起去图书馆吗?” 不小心回忆起不愉快的「约炮」经历的Bucky:“去他妈的图书馆!” 室友Blair缩了缩肩膀,满含歉意道:“下次我不让Jim过来睡了,昨晚真的很抱歉,但他的手老是碰到我的乳环,我实在忍不住……” Bucky怒气冲冲地戴上耳机,这时候手机又震动了一下,他拿起来一看,果然那个大学生又发短信过来了,「Bucky,你不理我了吗,即使我永远爱你也见不到你了吗?」 Bucky虎躯一震,「你吃了假药?」 「太好了Bucky,你终于回复我了!朋友建议我发一些肉麻的话,谢天谢地真的有用。」 Bucky气得发了几个淌着血的刀的emoji过去,对面很快回复,「你想吃西瓜了?」后面跟着一片西瓜的emoji。 「刀上面的不是西瓜汁,是鲜血!」 「那一定是我的心流出来的,这两天你不回复我,我感到心在滴血。」 「我已经理你了,你不要再发肉麻话过来了」 「那我能再见你吗?」 「如果你不想和我做爱,为什么要见我?」 「我想……Bucky,我想,那天你那么性感,紧身裤把你的双腿包裹得那么迷人……我太紧张,才让你误会了,这次我能邀你到我的宿舍来吗,我的室友不在,我们有整整一晚上的时间。」 Bucky咬着手指头,忍着笑打了一个“好吧”。 - “……所以这次又出了什么状况?” “没……什么。” “但你没有上他,这也不算出状况?” “你不应该总是说F开头那个词,”Steve说道,“Bucky也总爱说。” “Steve,你不会在你们约……会的时候也对他说教了吧。” “当然没有,”Steve认真道,“他来之前我又温习了一遍你的约会贴士。” “那他为什么又走掉了?” Steve一脸苦恼:“一开始很顺利,我们喝了一点啤酒,他的脸变得红通通的,很可爱,我就小心地在上面亲了一下,没想到他很热情地抱着我的脖子回吻,吻……我的嘴唇。我的脑袋迷迷糊糊的,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把自己的衣服脱光了,坐在我的大腿上也想脱我的衣服,我傻傻地看着他动作,天呐,他每一处都美极了,他的双腿……” “呃,打断一下,”Natasha双手交叉比在胸前,“这种细节我不想听。” “好的,”Steve挠了挠发烫的脸颊,“他脱完我的上衣之后,我们又接吻了,接着我问他能不能站起来让我看看……他欣然照做,然后我马上拿出了速写本和铅笔,他真是造物主创造的奇迹,我抑制不了把他画下来的冲动。” “Excuse me?”Natasha惊愕道,“接下来呢,你对着他画起了速写?” “是的,我想画两张,一张送给他,一张给自己留念,但他突然很生气地开始骂人,一边笨手笨脚地穿衣服,完了就冲出去了。” “我的天,你没有叫住他吗?” “有啊,我提醒他衣服穿反了。”Steve忧郁地皱起眉毛,“他为什么要走呢,是不是很讨厌我?” Natasha捂住眼睛:“之前他讨不讨厌你我不知道,但现在一定非常非常讨厌你。” TBC   2017-01-23 85  

会飞的抱抱

太太们午好!童话改编,甜~ “Warren的生日快到了,你打算送他什么东西?”吃完午饭,两个男孩一边在树荫乘凉一边聊天,Peter突然这么问Kurt。 Kurt噌地坐直,嘴边挂起笑容:“我早想好了!我要送Warren一个好大的抱抱。”他张开手臂,张得好大好大,让Peter知道他的拥抱有多大。 “你要画一张拥抱Warren的图吗?”Peter问。 Kurt举起自己的手:“画画有点难……我要送他一个真正的抱抱,我要抱抱邮递员,再请他把这个抱抱送去给Warren。” 他们拿了信,走到镇上的邮局。 他们很快就排到了队伍前面,柜台后的Steve说:“下一位!” “我要寄一个大大的抱抱给我的好朋友Warren,能请您帮我寄出去吗?”Kurt很有礼貌地问。 “一个抱抱?”Steve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看Kurt点头后,微笑着说道,“我们没试过替人寄抱抱,不过可以试试看。” Kurt高兴极了,连忙让Peter帮忙写下Warren家的地址,交给Steve。然后他走到柜台后面,张开手臂,张得好大好大,给了Steve一个很大的拥抱。 “您把抱抱给邮递员的时候,要像这个抱抱一样大哦。”Kurt的尾巴晃来晃去,“如果不够大的话,Warren可能就不喜欢这份礼物了。” “是这样的,”Steve说,“我不会看到那位送信给Warren的邮递员,但是我会把信件交给Bucky,他把信件分类后,放到卡车上,载到城市里,然后信件就会搭飞机到全国各地。” Kurt说:“我明白了,那您就得抱抱Bucky喽!” “嗯,是的……” Steve把信件带去给Bucky。 Bucky正在办公桌前认真工作,Steve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Bucky,直到Bucky发现他了才走上前去,把一扎信件和Warren家的地址交给Bucky。 Bucky拿起写着Warren家地址的纸条看了下,疑惑道:“‘寄一个大大的抱抱’?” Steve红着脸,小声地说:“嗯……那个小男孩已经走了,你能让我把抱抱转交给你吗?” 话音刚落,Steve便张开手臂,张得好大好大,给还没来得及站起来的Bucky一个很大的拥抱。Bucky缩了一下,他不太习惯被拥抱,但是他愿意做好他的工作,而且,被Steve拥抱的感觉一点儿也不坏。只是不明白Steve为什么要这么快跑开,好像很紧张的样子。 Bucky的心情莫名变得愉快,他捏起一块巧克力放进嘴里,把信件分类。不一会儿,司机来取要送到城里的信件了。他提起最后一个重重的邮包时,Bucky说:“Scott,还有一件事。有个小孩要寄一个拥抱给他的好朋友,地址在这儿,这就是那个拥抱。” 说着,Bucky张开手臂,虚虚地抱了一下Scott,然后拍拍肩:“那个拥抱比这个要大,不过我没办法像Steve抱我那样抱你。” “没关系,”Scott笑着说,“说起来,这种信件不常有呢。” Scott一路吹着口哨到城里,他查过时间表了,是Sam负责开车送信去机场。Scott在休息室找到Sam,后者正在吃点心。 “嗨,Sam。我知道这听起来怪怪的,但是有个小孩子要寄一个拥抱给他的好朋友,地址在这儿。我要抱你了。”Scott说。 Scott张开手臂,张得好大好大,给一脸雾水的Sam一个很大的拥抱,顺便抓起Sam的手吃掉了他手上拿着的点心。 “喂!……算了,总比被你养的蚂蚁把蛋糕搬走要好。” 那天晚上,Sam到了机场后,问送信的人什么时候会搬信件到飞机上,送信的人说:“那批信几分钟前就被搬到飞机上了。” Sam连忙跑到飞机旁边,机长正准备要上飞机。他大声喊住机长:“等等!机长,有个小孩要寄一个拥抱给他的好朋友,地址在这儿,这是拥抱。” Sam张开手臂,张得好大好大,给机长一个很大的拥抱。 “没问题。”机长说道。 飞机降落后,机长走到机场的邮局。他看见Jim站在邮车旁,看起来在想什么事情。 “Jim,你还好吗?”机长问。 “我没事。”Jim答道。其实有事,他想约一个人,但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等下是不是要开邮车去城里?” Jim点头。 “有人寄了一个拥抱。”机长宣布,张开手臂,张得好大好大,给Jim一个很大的拥抱。 Jim似乎轻松了一些:“好的。” 他一边开车,一边听Blair给他录的CD。他要找的人就是Blair,后者负责开车送信到Warren住的镇上。 放下信件后,Jim去找Blair。 “Blair,有人寄了一个拥抱,地址在这儿,还有,这是……拥抱。”Jim说着,眼神有些躲闪,他慢慢张开手臂,张得好大好大,轻轻拥住了Blair。 Blair先是一愣,然后乐呵呵地笑了:“终于等到机会跟你说了!今天晚上想不想去跳舞?” “好啊!”Jim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Blair手舞足蹈地跳上邮车。第二天一早,Blair就开着邮车到Warren住的镇上。 当他准备回城时,他想起昨晚和Jim是怎么度过的,笑眯眯地哼起了歌儿,接着他想起了那个拥抱。 Warren收到这个抱抱一定会很高兴!Blair心想。 他一边找Warren住的地方,一边闻着每一家的花香。终于,他看到了在院子草地上晒太阳的Warren。 “你是Warren对吗,我有一个特别的信件要给你。”Blair看了看手上的纸条,“你的好朋友Kurt要送你一个拥抱。” Blair张开手臂,张得好大好大,准备给Warren一个很大的拥抱。奇怪的是,Warren却不搭理他,反而对着房子喊了一声:“Kurt。” 砰的一下,空气里凭空出现了一个蓝皮肤的男孩,他双手贴合朝Blair鞠了一躬:“谢谢你们把抱抱送过来了!是我实在忍不住,破坏了这份浪漫,自己跑过来了……对了,能不能拜托您再帮我寄一个抱抱给我的好朋友Peter,寄给他的话我一定能忍住。” “可以呀,”Blair笑着答应了,“你说地址吧。” Kurt感激地报出地址,Blair认真记下,记完后,他刚想在纸上写下“寄一个抱抱”,突然想起Jim来。他偷笑着,改成了“寄一个亲吻,不限亲什么地方。” END   2016-07-16 13  

标记后难题3

校园AU,OOC,狗血言情喜剧 正文 1-2. 3 “Johnny,外面有个自称是omega协会会长的人找你。” 翘腿坐着的短发alpha头也不抬:“omega协会,那是什么东西?我不在。” “他已经看到你了。” “那又如何,Reed,你没看到我在忙吗?如果你可以帮我挡一下……” “如果用手机跟人调情算得上在忙的话。”Reed迅速地打断,用力拍了拍Johnny的肩,“起来,我和你姐姐说过不再帮你收拾你的烂摊子了。” “等等,虽然我的中间名是麻烦,但我声明我最近没有闯任何祸,任何。” Reed不为所动:“那为什么有人找上门来?” “拜托,‘omega协会会长’,用脚趾头去想也知道是活到五十岁也不会有人愿意标记的丑八怪,这样的人来找我,无非是喜欢我崇拜我,想借机见我一面。”Johnny说着突然被什么攫取了注意力,神采奕奕地一笑,“你可以建议那位会长去圣诞晚会看我的表演,现在我要去跟我的未婚妻说话了。” “什么?”Reed莫名其妙道,“你哪里来的未婚妻?” Johnny一脸雀跃:“我也不知道,我正要去问他名字。” Reed愣了几秒,看见Johnny走的方向顿时了然,他默默拿起笔继续算刚才没算完的题,懒得指出Johnny的“未婚妻”正是那位“五十岁也不会有人愿意标记的丑八怪”会长。 - “Blair,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已经跟得尽量小心,但中途还是被发现了,会长实在是太敏锐了。”Blair灰溜溜地说,“我还是等有学校活动的时候再去看Johnny表演好了。” 事情的起因是午饭时间,Blair跟Clint研究怎么挽回Sebastian和Chris的关系,虽然Sebastian说对Chris让他们转告的内容无所谓,但他脸上的失望连瞎子都能看到。研究了半天,解决方法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来,倒引起了正好在一旁吃饭的omega协会会长的注意。会长听完两人对Johnny的一些描述后,端起餐盘表示马上要去找Johnny聊一聊,Blair当即表示自己可以跟着去帮忙加油打气,然而被拒绝了。 Clint安慰他:“我之前看到传单,好像说圣诞晚会会有Johnny的表演,到时候你再……” “你们想看Johnny表演?” Blair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Jim!你怎么在这儿,好巧!” Jim拍了拍比自己矮了大半个头的omega的脑袋:“如果你们想认识他,我可以帮忙。” “哇,真的吗?” “是的,我已经习惯了,几乎我认识的每个omega都想跟Johnny做朋友。” Blair在心里大叫“也把我介绍给他”,但omega的直觉告诉他绝对不能这么说:“是吗,我觉得没什么好认识的。”他赶紧转移话题,“对了,最近怎么老没看见Bucky,他在忙什么?” “听Sebastian讲Bucky正在准备篮球赛,”Clint说道,“气枪协会的训练他最近都没有去,整天窝在球场上。” “我记得去年的篮球赛Bucky没这么拼命啊?” “好像跟一个叫Steve的有关。他跟我们同一级,小时候和Bucky似乎是邻居,以前又瘦又矮,Bucky以为他会是个omega就一直保护他。没想到几年不见,小豆苗变成了巨无霸,前不久还反过来帮过Bucky一次,Bucky觉得特别丢脸,打那以后看到Steve就不爽了。这回他们在球场上是对手。” “这些我怎么没有听说啊?” “你成天跟Jim黏在一起,哪里有空听Sebastian说这些八卦?” “你不是也有Natasha吗?”见Clint表情不太对,Blair连忙说,“你刚才说的Steve反过来帮Bucky的那一次,是指Bucky上个月赶上热潮期在外头,又没带抑制剂,然后遇到一群alpha的那次吗?” “是的。” Blair兴奋道:“难道他们……”“估计什么也没有发生,据Seb说,那天Bucky回来时虽然有带alpha的味道,但是淡得不得了,他仔细闻才闻出来的——看来他们顶多就拥抱了一下。” “切……” “你输定了,”Clint得意道,“不如再多赌一样,Bucky和那个omega协会会长哪一个会先交上alpha——我赌会长。” “怎么可能,会长绝对是不会对alpha发情的品种。” “二十美金。” “五十。” “成交!” - “天呐,你真香。”Johnny模样夸张地吸了吸鼻子,伸出右手,“你好,我是Johnny,你呢?” Jack明显不想跟这个alpha握手,但对方坚持不把手收回,为了礼貌他还是勉为其难地伸出手去:“你好,我是……唔?”Jack睁大眼,猛地缩回手,“你怎么这么热(hot)?” “谢谢,你也是。” “我没有夸赞你,我是指……” “但我在夸赞你,”Johnny含笑看着Jack,“见到你,闻到你,这具身体自动升温了。” Jack顿时变了脸色,一脸被冒犯了的模样,“请放尊重些,我是omega协会会长Jack Benjamin,今天来提醒你你的作风有问题。” “原来你就是那个会长?哈哈,真没想到。”Johnny饶有兴味地弯起唇角,“在聊我的问题之前,能不能解释下omega协会是什么东西?” “孤陋寡闻。”Jack哼了声,随即认真解释起来,“omega协会是维护omega权益的协会,跟社会上的omega协会主旨一样,结束性别主义、性剥削、性歧视和性压迫,促进性阶层平等。我听说你跟多位omega有不正当关系,伤害到他们的感情,所以此行我是来警告……你衣服着火了!” “噢,好久没发生这种事了,大概是你让我有点难以控制身体。”Johnny瞄了眼起火的胸肩,不甚在意地用手在上面拍打了下,可是火苗丝毫没有熄灭的意思,反而蹿得更高了。 “你的外套要被烧坏了!”Jack的瞳孔都放大了,“你没感觉?” “放松,把外套扔掉就没事了。”Johnny笑着伸手去拉拉链,“哎呀,好像卡住了,你能帮我把拉链拉下吗?” Jack迟疑了几秒,最终伸出手来,正当Johnny心驰神漾地打算握住那只快搭上自己衣服的瓷白的手时,眼前的omega却突然将它缩了回去,飞快地从背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拧开,然后迅速地泼到了Johnny身上。 火很快熄灭了,Jack盯着衣服破洞底下裸露的皮肤,疑云重重:“你……没烧伤?” “我不清楚,你帮我看看?”Johnny唰地把外套脱下,期待得到对方羞赧的表情,抬眼却对上omega一脸漠然:“我差点忘了你是魔术社的成员,这是你的小把戏对吧,你觉得很有趣?” Johnny笑道:“的确,了不起的omega协会会长脸上露出的惊慌表情,无价,忘记拿相机拍下来了,不如现在补拍一张?” Jack冷冷地看着他:“为什么那么多omega对你趋之若鹜,现在流行除了外表一无是处的自大魔术师?” “不知道,你得问他们,”Johnny凑近板着脸的omega,“或许你也可以告诉我?” Jack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喉咙一阵干燥,好像周围有一座火烧得正旺的暖炉似的,紧接着他闻到了一股非常好闻的味道,顺着他的鼻子、嘴巴、甚至每个毛孔钻进他的皮肤里,他的心随之鼓噪起来,悸动攀附着血液迅速传到四肢百骸。 “哇哦,你真敏感,不过这样就要弄湿我的椅子了吗?” Jack猛地回过神来,惊愕地意识到自己竟然被这个流氓alpha故意散发的信息素弄湿了股间,不禁又羞又怒。他慢慢把手探进背包,然后出其不意地掏出随身携带的电击棒,击向了近在咫尺正笑着看他的alpha。 眼前的alpha“砰”的一声倒下后,他漠然地站了起来,踏出了房门。 TBC   2016-02-04 37  

标记后难题1-2

一 Chris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迟钝的人,刚开始学画画时,他的老师就赞美他有敏锐的观察力和独特的眼光,在戏剧社里,排练老师也称他领悟力强,但是在他的好友Sebastian告诉他自己恋爱了之前,他却一丝一毫也没有察觉。 当时他正在教Sebastian画画——其实只是拿他前几天给Sebastian画的像上色——尽管Sebastian一看就很不擅长美术这一块儿,但他还是十分耐心:“你确定要把这种紫黑色涂在你的嘴巴上?你可以给自己用更红的颜色,难道你从来不照镜子吗,不知道自己的嘴唇长什么样儿?”“那个……Chris。”就在这时,Sebastian突然叫了一声他的名字,纤长的睫毛以乖顺的弧度翘着,眼睛的颜色不知道是不是近在咫尺的缘故,看起来比灰绿色更加丰富美丽,这让他又想画Sebastian了。Chris顿了顿,问道:“怎么了?” Sebastian接下来说的话让他愣了五秒钟之久。 Chris觉得自己的回答太傻了:“你,你真的谈恋爱了?” Sebastian的嘴角愉快地扬了起来,“是啊,怎么了,你干吗一脸紧张?”“挺好的Sebby,”Chris立马解释道,“我不是紧张,我替你感到高兴,你什么时候把你的女友——或者男友——介绍给我认识?” “是男友,介绍就免了,他不热衷于社交。”Sebastian好像突然心情就变糟了,画画也变得不专心起来,Chris干巴巴地解说着该如何用色,试图让气氛好转,但因为Sebastian接到的一个电话,画画指导最后还是不欢而散了。 - “你声称我是你的男友?”Bucky露出一个无动于衷的冷漠表情,“如果碰到他,别指望我帮你演戏。” Clint同情地望向Sebastian:“要不我帮你告诉Chris你不过开了个玩笑,你和Bucky只是普通的室友,不是什么同居的恋人……” 一边的Blair突然击掌:“等等,我有个完美计划!” “我才不要你出的馊主意,”Sebastian大叫,“我跟他认识四年多了,直到现在他连我的性别都搞不清楚,我干什么都只会是自取其辱。”就像他心血来潮想试探一下Chris如果突然得知自己谈恋爱了的话会有何反应一样。 Blair说道:“这就不能怪他了,你的味道比平常的omega淡一些,你又没有让他闻过热潮期的你。” “你和Jim交往前也没有让他闻热潮期的你啊!” “别急Seb,我最近在研究omega信息素浓度的课题,有收获的话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 “我又不是想让他喜欢上我的信息素。”Sebastian小声念道,“我想好了,要是他继续纠结这个问题,我就说我的男友是Johnny,反正我猜那个花花公子真的有过一个叫Sebastian的男友也说不定。” Blair睁大的蓝色眼眸闪烁着雀跃:“你是说那个魔术社的Johnny?你认识他?!听说他最厉害的魔术是能令身体着火,我早就想去看看了!” Sebastian双手在胸前比了个交叉:“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我只是想借他的名字一用。你那么想认识他可以叫Jim牵线啊,他俩不是一个班的吗?” Clint说道:“果然没跟alpha谈过恋爱,他们的占有欲简直惊人,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的omega崇拜别的alpha。” “哦,那我为什么没看出来Natasha对你有占有欲?” Clint眯了眯眼,趁着Sebastian不注意,悄悄问Blair:“你刚刚说的计划是什么,说来听听。” 二 晚上,Chris对着那幅未完成的画发呆,心里不停地想Sebastian后来为什么看起来不怎么高兴,自己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但很快,他开始翻来覆去地想Sebastian是什么时候开始谈的恋爱;Sebastian怎么这就搬出去跟人同居了;Sebastian的男友是高是矮是圆是扁,是beta还是omega,抑或跟自己一样是个alpha。事实上,他一直理所当然地认为Sebastian只要有了暧昧对象都会第一时间跟自己分享,而不是到了同居的地步才告诉自己。他很希望自己能给Sebastian把把关,虽然这听起来很怪异,但他觉得暂时没有人可以配得上Sebastian,他的好友是这个星球上最甜蜜的omega,值得最好的恋人。 郁闷持续了一整天,第二天下午,Chris没在画室外头看到Sebastian的影子——其实在他给Sebastian发的短信没收到回复时他已经料到Sebastian今天不会来了。他叹了口气,思考着要不要给Sebastian打个电话,就在这时,两个年轻男人向他走了过来,“嘿,你好,Chris是吗?” 未曾谋面的陌生面孔。Chris点点头,迟疑道:“请问你们是……?” 其中一个人说道:“我是Blair,这位是Clint,我们是Sebastian的大学同学,想跟你聊聊咱们共同的朋友。一起去吃个晚饭?” Sebastian的大学同学?“好的,”Chris马上答应道,“不过Sebastian呢,他不一起来吗?” 名叫Blair的人耸了耸肩:“这就是我们来的原因,拯救一段友情。” “拯救一段友情?”他和Sebastian的友情出现问题了? “是的,你们太不了解彼此了,来,边走边说吧。” “‘太不了解’?”Chris闻言心里有些不痛快,“我跟Sebastian认识四年了,而他刚上大学不足半年……” “你是什么时候才得知他谈恋爱了?” Chris不说话了。看这两个人脸上奇怪的笑容,不会其中一个就是Sebastian的男友吧,这是来向他这个Sebastian的好友示威?这个怀疑让Chris开始用挑剔的眼光偷偷打量这两个男人——左边这个头发卷得像没泡开的泡面,还戴近视眼镜,身上套的衣服不知道比自身尺寸大了几个号,品位堪忧;右边这个乍看之下挑不出什么毛病,但是身上的味道不对劲儿,其实这两个人的信息素闻起来都怪怪的,不过这位特别明显,就像是一个有了alpha伴侣的omega用了掩盖剂伪装成beta一样,这可是大问题,难道他们的alpha很见不得人吗?Chris不由自主皱起了眉头,这两个人都不适合Sebastian,从头到脚都压根不适合,如果Sebastian在跟他们其中一人交往,他一定要阻止。 到了餐厅,Chris越来越不喜欢这两位Sebastian的大学同学了,他们言行举止时时刻刻透露着怪异,他不知道Sebastian为什么会跟这种人做朋友,他突然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没想象中那么了解Sebastian。 这个想法很快得到了证实。 在Chris把一颗椰菜花叉进嘴巴的时候,那个叫Clint的人说道:“Chris,你说你跟Sebastian认识四年了?” Chris将刀叉轻轻搁在盘子两边:“准确来说是四年半,我们高中是同班同学。怎么了?” “但你最近才知道Sebastian谈恋爱了?” “……是的。”一天前他才知道。 “听说他经常到你家里住?” “偶尔,他父母不常在家,所以会来我们家一起吃饭,有时候顺便留宿。”Chris觉得自己说得太多了,“你们问这些干吗?” 对面的两人笑着对视了一眼,Blair开口道:“原来Sebastian家里不常有人,那我们的派对下次可以到他那儿开。” “派对?” “是呀,派对,你不会不知道‘派对’是什么吧?” Chris缄默不语,对面两人的表情让他觉得他们口中的“派对”和他所想的可能不太一样。 果然,卷发男人好心地主动给出了答案,“Sex party,get it?”他笑吟吟地说,“顺带一提,我们开派对的时候,Seb是全程不戴套的那个。” “什么?”Chris一时没反应过来。 “哈哈,意思是,你的好朋友Sebastian只当下面那个。” Chris的眼睛猛地瞪圆了,有什么瞬间堵住了他的喉咙,让他一个字也憋不出来。随着对方的话语,他的脑海莫名其妙地浮现了Sebastian睁着那双湿润的灰绿色眼睛,樱桃色的嘴角挂着调皮又充满诱惑的笑容躺在人身下的画面,整个人坐立不安起来。 Clint打断了他的思路:“Dude,你认识他这么久,从不觉得他有魅力,对他产生点什么想法吗?” “啊?”Chris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手忙脚乱,“我……我们只是好朋友,我对他没有任何想法!而且你们不要信口开河,Sebastian不可能参加那种派对,他不是那样的人,我了解他!” “你真的了解他吗?”Blair笑道,“你连他的性别都不了解。” “我当然知道他的性别,他是男性beta。”Chris斩钉截铁地说。 “很遗憾,他不是!你有没有听说过有的omega天生味道不浓郁,只在热潮期时才香气袭人?刚才派对的事儿我们是骗你的,但Sebastian千真万确是个omega,你连这个都不知道,还好意思说你是Sebastian的好友?” Clint搭腔道:“他不知道也无所谓嘛,Seb的男友知道不就行了。” 话音刚落,Chris倏地站了起来:“他的男友是谁?” “这个……”Clint看对面的alpha突然脸色一变,顿时支支吾吾起来,最后Blair小心翼翼地接嘴道:“是,是Johnny,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不过你千万不要去找他,你单方面跟Sebastian聊聊就行了……” “我为什么不能去找Johnny?” “因为,呃,因为他会魔术,身体还会着火,我建议你不要惹他……” “好的我知道了,转告Sebastian,不用担心,我不会去打扰他们。”Chris抓起画板转身想走,一下子没留心,画板将桌面上的杯子打翻了。水倏地流得到处都是,他回头扶起杯子,抿紧嘴唇飞快地离开了餐厅。 周围的人纷纷看了过来,服务生也马上过来善后,意识到自己可能出了烂招的Blair心虚地对着呆呆坐在身旁的人说道:“Clint,我们是不是搞砸了?” TBC 把《Bad Boy》与《On and On and On》结合写长的产物,有些地方会和原文重合!   2016-02-02 32  

(Jim/Blair)玻璃眼珠

哨兵群的圣诞活动文~远没有别的太太的好吃,粮食还那么小块,惭愧!抽到的题目是“《大鱼》——在现实和童话的世界里流浪”,带上打酱油的Stucky发上来 正文 “布莱尔,你谈恋爱了吗?” “没有。” “还没有?半年前你全班同学都谈恋爱了的时候我问过你这个问题,你的答案也是没有,但愿你是谈过然后分手了。” “不,我没有谈也没有分手,另外并不是我全班同学都谈恋爱了,史蒂夫也没有谈。” “得了吧,那个豆芽菜史蒂夫?我上周都看见他跟一个小甜心在学校的小树林接吻了——谁比较高大结实?当然不是史蒂夫,但奇怪的是看起来是史蒂夫掌握主动权——老天,别扯开话题,你就一点都不着急吗?没有谈过恋爱的大学生涯是不完整的,日后你会把肠子都悔青。” “好啦,其实你不用这么担心,只要我见到我的恋爱对象,我就能把他给认出来,然后马上去追求他。” “大白天你在说什么梦话?” “我说的是真的,我在眼睛里看见他了。” “眼睛?你说在沼泽地旁的那个老女人?” “她是一个女巫。” “布莱尔,她只是一个年事很高而故作神秘的老人。” “你只远远的看过她,而我试过就离她半米远,面对面。她看起来很凶,但我问能不能看看她的眼睛时,她答应了,然后紧抿着嘴唇除下了她的单边眼罩。你绝对猜不到那只眼睛长得像一个玻璃球,好像是透明的,又好像是五颜六色的,总之不是普通人能拥有的眼睛。然后我从她的眼睛里看见了我未来的恋人,他很高大强壮,相貌英俊,美中不足的是胸前光秃秃的,一片不毛之地。我还看到了我们未来在一起的景象,我跟他认识不久就住进了他的家里,他为我养的小猴子抓狂,我在餐桌前用眼罩蒙住他的眼睛。” “呃,布莱尔,你有养猴子吗?” “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一定会有的。” “好吧,不得不说你们进展真快,刚认识就同居,还那么……有情趣。那么你什么时候,在哪里,又因为什么遇见你的,呃,真命天子?” “说出来你绝对不敢相信,现在告诉你就没意思了,总之是一个神奇的原因。” “没关系,对了,我等下还有课,先走一步了。” “再见,have agood day!” 转身走开的朋友在布莱尔看不见的地方摇了摇头:唉,可怜的布莱尔,太久没谈恋爱了,竟然幻想出这样的情节来,还什么玻璃眼珠,太荒谬了,真令人同情。 END   2015-12-28 8  

(盾冬)玩笑不能随便开

Blair怀疑他和Bucky的共同好友Steve可能是gay,于是就去试探,结果发现Steve直得不得了,于是Bucky放心的跟Steve开起玩笑来。 短篇,大概两到四发完,夹带The Sentinel里的哨向私货注意! 正文 一切源于Blair的一个无端的猜测。 因为做实验而晚到的两个大高个还在球场上挥汗如雨,Blair和Bucky已经坐在场边地板上喝水歇息了,他俩来得最早,刚好可以空出两个位让他们共同的好友Jim和Steve上场。九月份正式步入秋季,但对于篮球小子们来说还是如盛夏一般酷热。球砸在地上的咚咚声不绝入耳,Blair望着场上的一群人,突然对着旁边用手扇凉的Bucky冒出一句:“你说Steve会不会是gay?” “哈?”Bucky吃了一惊,“不会吧,干吗无端端这么说?” Blair比划起来:“想想看,他身材这么壮,这么肌肉,喏你看,那胸肌和腹肌——”场上的Steve浑然不知自己成了好友八卦的主角,刚好撩起球衣擦了把脸,立马被Blair用来当作论据,“脸又那么小,不是很符合gay的审美吗?” Bucky闻言也抬眼去看Steve,刚好碰上后者也在看自己,下一秒他们同时把目光移了开来。他咳了声,不以为然道:“那也是别人看上他,不关他事吧?” “这样理由确实不充足,但还有重要的一点,”Blair竖起一根手指头,“我们不是一直奇怪他为什么不交女朋友吗,他怎么说的来着,‘不想’——这年头的年轻人拥有他这样的条件,谁会不想交女朋友啊?” “呃,这么一说有点儿道理……” “对吧!” “他可能真的喜欢男生,”Bucky沉思了下,“不过这跟我们没关系不是吗伙计,难道我们要因为这个不跟他做朋友?” “当然不会!Come on,只是图个乐嘛,而且,你不想知道他是不是吗?” Bucky妥协了,他知道Blair在打什么主意:“好吧我的确有点好奇……我们要去问他吗?” “我看,不如咱们来试探一下?” “不错,你弄弄看。” “不是你去吗Bucky?我觉得你比较适合。” “为什么是我比较适合,我没有表演天分,而你——我记得Jim说过,你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装成是校医,还把他给骗过去了。”其实放在以前Bucky还真会对这种恶作剧感兴趣,但自从最近他好几回看向Steve时都撞上对方类似满含深情的目光后,这种玩笑他不知为何开不起来了。 “好吧,那就我来吧!”Blair一脸的跃跃欲试,Bucky点点头,有点心不在焉。直到两个礼拜后,Blair在跟他两个人吃饭的时候又重新提起这件事:“昨天我终于找到机会去试了,看来Steve直得不得了。” Bucky回想了几秒才记起来这茬:“我的天,你真的去试探他了?” “是啊!还好不容易才成功的,我发现Jim跟我在一起的时间有点太多了……总而言之,我昨天晚上看到Steve一个人拿着衣服去冲澡,就连忙跟了过去——虽然我已经洗过了——我就在他旁边的位置洗。你知道的,洗澡一定要脱衣服嘛,所以我趁他脱上衣的时候伸手去捏他的胸肌,一边说你好结实,他眨眨眼,竟然说‘谢谢’!这戏怎么接啊,我只好换了种方式,我脱剩一条四角裤,开了花洒站在水柱底下,头发半湿了贴在我脸上。”Blair拨了拨自己及肩的长发示意给Bucky看,“然后我开始唱歌,《CarelessWhisper》,一边在那里跳艳舞给他看,你知道他什么反应吗,哈哈,他傻眼了,站着像块石头一样,他说‘Blair你干嘛?’我说‘我知道你的,你不要害羞嘛!’他好像受到了惊吓,特别义正言辞地说‘这个朋友还要当下去你就不要这样’,我说‘没关系啦’接着硬蹭过去,他大叫‘走开,我去另外一边洗’,一把推开我就直接走掉了!” Bucky噗地笑了出来:“我能想象到他那个样子。话说你还真大胆,万一他真的是,你怎么办?” “哈哈,对哦,如果他真的是——” “说不定他就直接把你压在墙壁上——” “哇靠!我宁愿按住我的是Jim……呸呸,我两个都不要!” Bucky搭上对方的肩大笑,心里莫名松了口气,他就知道最近跟Steve互动时偶尔感受到的不寻常都只是错觉而已,像Steve这种几乎挑不出缺点的人怎么可能是gay,不交女朋友只是因为他对待感情十分认真而已。 几天后的晚上,深夜跟Steve打完球后一块儿去澡堂洗澡的Bucky想起这件事情,来了劲儿想亲自看看Steve被捉弄的糗样,便不怀好意地笑着站到了Steve的旁边。Steve似乎有了阴影,一看到Bucky过来就换了个花洒,Bucky却誓要一路跟着,最后Steve不得不停止了移动,无奈地垂眼看着好友:“Bucky,你在干什么?” Bucky无辜地眨着湿漉漉的眼睛:“我没带香皂,想跟你共用,在你旁边洗比较方便拿。” “那你先洗,等你洗完了我再过来。” “可是我的背很痒,能请你帮忙擦擦吗?而且一起洗还节省时间。” “……好吧。”Steve犹豫了好久才答应,背过身脱衣服,露出肌肉虬实的后背和形状很不错的臀部。Bucky吹了一声口哨,也脱下了自己的衣服。温热的水从头顶开始笼罩全身,Bucky舒服地叹了口气,听着旁边也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他看了眼Steve,发现对方虽然也在洗,但却完完全全是背对着自己,整个人在缭绕水汽中看起来很是拘谨。 Bucky心里偷笑:“Steve,香皂呢?” Steve的背影顿了顿,然后一只手往后伸:“拿去。” Bucky要乐翻了,至于怕成这样嘛,递个东西都不敢回头,而且完美学生Steve不知道用后背对着人才是最危险的吗?他对着好友的背部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Steve,我洗完前面了,来帮我擦背吧。” “……嗯。”他的好友似乎费了一番功夫才下定决心,缓缓转过身来,Bucky这时候惊讶地发现对方的脸颊竟然不知为何红透了,嘿,他还什么都没有做呢! Bucky故意朝Steve不自在地试图遮掩的下身望了眼,夸张地发出“哇哦”的一声感叹,把浴球塞到一脸手足无措的Steve手上,舔舔嘴唇说道:“来吧Steve。” Bucky转过身,过了一小会儿,尼龙网的触感才到达皮肤,他强忍住大笑:“Steve,你没吃饭吗,用力点儿!对,对,就是那里,再往下一点,嗯,再往下一点……”他已经准备好Steve受不了的把浴球一扔然后愤愤然地走开了,到时候他就可以大声笑话他的好友,可是他等了很久,浴球可能都已经把他的背擦红了,Steve的手还在动作。 完美学生连擦背都要做到最好是吗?Bucky有点疑惑地朝后望去,却发现Steve低着头,纤密的睫毛一动不动地半垂着。他不解地皱起眉毛,Steve连自己转头都没有发现,那么认真的在发呆吗? 很快,Bucky就发现不妥了。Steve根本不是在发呆,而是在失神地盯着自己的屁吅股,紧接着他还发现,他很直很直的好友Steve,对着自己的屁吅股,勃吅起了。 TBC   2015-11-12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