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从何处来,要到何处去_(´v`」 ∠)_
© 云鲤鲤鱼
Powered by LOFTER

(芽詹)夜深初雪

《身体研究》的番外,双性!Bucky,涂指甲油,雷


发现4月份的刊(购买链接)可以说是很滞销了,拿其中一个特典番外打打广告,万一超出期限印厂把余本寄回给我,就只能向学生兜售了(不



 @晒豆酱 太太安利的超美指甲油,给詹詹用☆v☆



<<<

布鲁克林下雪了。

几片雪白闯入余光时,坐在窗前的金发男孩还不知道今年的第一场雪已无声来临,他抬起头来,正好一朵雪花打着转儿轻飘飘而至,被屋内的灯光染上一点橘色。

“Bucky,下雪……”尾音散在静谧的空气中,Steve突然想起来Bucky还在浴室里洗澡,并不在房间里。他回头看了一眼放在床头的闹钟,不禁有些疑惑,平时洗澡给十分钟Bucky都嫌多,现在半个多小时过去了,Bucky怎么还没有洗完?

Steve有些担忧地从书桌前站起来,正想去浴室看看,恰好卧室门从外面打开了,刚从浴室出来的棕发男孩整个人水汽朦胧的,沐浴露和身体乳的香甜气味袅袅而来,Steve一时什么都忘了,直到Bucky低头含糊地问了他一句“怎么了”,他才回过神来,指指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下雪了,Bucky,天气预报上周就开始说会下雪,终于下下来了。”

“噢。”

向来热爱雪的男孩简简单单地应了一声就不再说话,Steve奇怪地回过头来,只见Bucky一动不动地坐定在床边,十指掐着床单,甚至没有要来窗边仔细瞧瞧雪的意思。

Steve迟疑地走近,低声问道:“怎么了,Bucky?”

Bucky莫名看起来很紧张,肩线绷得紧紧的,握着床单的手背血管微微凸起,膝盖也跟着并起,藏在毛毛拖鞋的脚尖用力勾着地面。

一个想法飞快掠过脑海,Steve在低头不语的Bucky身前蹲了下来,慢慢伸手握住男孩藏在睡裤底下的细白脚踝,“我可以看看吗?”

被握住的脚踝力气不大地挣了挣,散发着浴后香气的棕发男孩难为情地垂着头,软软的额发细碎地落在空中,和半垂的浓长睫毛一样惹人心动。Bucky咬着下唇,半晌才松嘴,齿贝在红润的唇瓣上压出一道浅浅白痕,“好难涂,怎么涂都不好看……你还是别看了。”

“你已经涂了,不让我看不是很浪费吗?”金发男孩将手缓缓往下滑,轻柔握住了Bucky的脚跟,“我要脱掉你的毛毛鞋了,可以吗?”

Bucky动摇起来:“你会觉得难看的。”

“你知道不会。”

“Stevie,你这个恶趣味的小混蛋,买这种东西给我……”棕发男孩又一次在令人难以拒绝的劝哄中缴械投降,他别过眼,脚尖悄悄撤了力,雪白的左脚便从毛毛拖鞋中露了出来。Bucky没有谦虚,第一次涂指甲油的男孩的确做得不好,尽管看得出来很是努力,但每个圆圆的脚趾甲都涂出格了,指甲面也涂得不够平整,指甲油中的闪片让它们看起来更加糟糕。

在浴室里看还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脚被握在Steve手心后,Bucky突地感到自己涂得真的难看极了。他怯怯地偷看Steve的表情,生怕对方露出嫌弃的神色,可还没看清楚,金发男孩忽然低下头来,在他的脚背上印上一吻。

Bucky的脸颊一下子滚烫滚烫的,“你……”

“真好看,Bucky,”Steve抬起头,蓝色的眼睛里满是藏不住的爱意,“我买的时候就在想你涂上一定很好看。”

“你什么眼神儿……”

“我可以再亲亲吗?”

“随,随便你……”

其实Steve能看出来Bucky涂得并不好,但这一点也不妨碍他觉得Bucky涂上指甲油的样子真的好看极了。他想象着他的男孩在白雾缭绕的浴室里,坐在那张圆形的小矮凳上,弯着腰、翘着脚丫,笨拙而小心翼翼地涂着自己为他买的指甲油的模样,心便变得好软好软,可能比飘扬在空中的最薄的那片雪花还要软,要是Bucky摊开手来,他便会融化在棕发男孩温暖的掌纹当中。

橘黄色的灯光下,柔软的嘴唇眷恋地贴上白皙的脚背,仿佛窗外的雪悄无声息地落在枝桠上。

布鲁克林的雪夜,静谧而悠长。


END

评论(9)
热度(196)